“无论如何,今天也要把这小子带回去好好审一审。”二郎神心里打定了主意,尽管心里依然将信将疑。

“我们把你儿子带回局里调查一下。请你合作。”

“不!不要把我儿子带走。” 笑笑妈苦苦哀求道。

“那就别怪我们了。”二郎神说罢,示意身边的同事准备动手。

“你们这样会吓到孩子的。我们家笑笑一直都是个好孩子,从来不会干什么坏事的。而且,他是个连鼻涕都不会自己擦的弱智。他能干出什么坏事来?”

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笑笑妈情急之下,把平时最隐晦的字眼都用上了。

平时谁要敢说她家笑笑弱智,她肯定是要和人家拼命的。但今天,这个字眼却被迫从她自己口里说出,这让她比死还难受。

母亲酸楚的泪水,如同漫堤的春江水。

笑笑打小就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和人交流。但凡身边有不认识的人靠近,就会不停翻白眼,甚至会用脑袋去撞墙。小学只读了一年,就被学校劝退了。母亲找遍了周围的公立学校,也没有一间学校原因收他。后来,笑笑妈在附近新开的一家私立小学的校长办公室门口跪了半天,人家才勉强同意收了笑笑。

但在新学校里,笑笑却受尽了欺凌,小朋友一见到笑笑就起哄,“傻子,傻子,傻子!”更有甚者一见到笑笑就拳打脚踢。就连学校的老师也认定了这孩子是个低能。

百般无奈,笑笑妈只好把他留在家里,平时一有空就不厌其烦地教他读书认字。她知道自己的儿子并不傻,而且很有数学天赋。再长的数字,笑笑看一眼就记住了。他甚至能轻松地背出圆周率小数点后1000位。

但她并不能全职留在家里教育孩子,为了生存还有笑笑的将来打算,她还要打好几份工。好在隔壁的陈懜懵和甘灥夫妇一直把笑笑当成了亲弟弟一般,一有空就教笑笑。

“上! ”二郎神一声令下,几个警察如狼似虎般扑了上去,把笑笑从他母亲的怀里夺了过来,拽出了房间。

“你再这样,就是妨碍公务加袭警!”二郎神一手顶住扑上前来,哭得死去活来的笑笑妈,一手在她眼前晃动着手里白晃晃的手铐。

“还我孩子!”笑笑妈撕心裂肺的哭声,引来了筒子楼里的邻居。走廊里的人越来越多。

大伙你一言,我一语,义愤填膺地谴责着这些警察的粗暴。

“我们大伙都知道,笑笑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孩子,你们这样纠缠不休到底想干什么。”

“你们这些警察别乱来,我们已经在拍摄视频了。”

“谁敢拍,我们就没收谁的手机,这是妨碍公务,小心我们拘留你。”一个年轻的警察手指点点,大声呵斥道。

“公安部早就明文规定,允许群众拍摄监督。你们这是执法不知法!”

“你们到底是真警察还是假警察?”

大伙开始起哄了起来。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场面开始向滑向失控的边缘。

“大伙安静。我们这是请笑笑回去协助我们调查一宗网络犯罪。调查清楚了,我们马上把笑笑送回来。希望你们配合,不要妨碍我们执行公务。” 一看情形不对,二郎神赶紧放开了笑笑的妈,收起了手铐,出来打圆场。

“你们自己不会看吗?连话都说不清楚的笑笑会和网络犯罪会有毛关系!”大伙起哄得更加厉害了。

“你们要是敢把笑笑带走,我就从这里跳下去!”后面传来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足以让所有人都静了下来。

趁着大伙不注意的时候,笑笑妈爬上了走廊的护手栏杆,摇摇晃晃地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