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二朗神带着几个警察敲开503房门的时候,眼前的情形让他们大吃一惊。

屋子里一片狼藉,一个少年正不断地用手里的铁锤砸着地上的电脑。

“不好意思,是不是我们家笑笑又骚扰到邻居了?“刚上完夜班回来,筋疲力尽的笑笑妈,一脸迷茫地看着眼前的警察。

二郎神一把推开笑笑妈,冲进屋子里面,跟着一脚把笑笑撂倒在地上,随后一个擒拿手,迅速把他手里的铁锤抢了过来。

笑笑妈一看这情形,马上疯了一样,冲了上前,不顾一切地用力把二郎神推开,把笑笑抱在怀里哭了起来。

另外几个迅速警察拔出配枪,冲进屋里,把笑笑两母子团团围着。

受到惊吓的笑笑也跟着大哭了起来,不停地全身发抖。

房间里面乱成了一团。

但为时已晚,手提电脑已经成为了一堆电子碎件,唯一还算完整的就是那些飞溅出,散了一地的键盘字母键。

最重要的硬盘已经被砸的像一个踩瘪的铁皮盒一样。里面的数据肯定是没办法恢复了。

眼前的一切,让二郎神愈发确信这部被砸烂的惠普电脑就是作案工具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笑笑妈捂着笑笑的耳朵,惊恐地问道。

“我们需要你儿子配合我们调查一宗网络犯罪。”二郎神道。

但眼前的笑笑让他觉得十分困惑。

笑笑一直避免和他的眼神接触,不停用手拍打着地板,头部不时像抽搐般晃动。

难不成这少年真像甘灥说的那样,是个弱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