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懜懵仔细辨认着上面列出的设备。

上面有陈懜懵的手机和平板电脑,他的手机、DELL台式电脑以及PS4游戏机,客厅里的小米盒子,还有他给笑笑的那部旧的惠普电脑,并没有什么可疑的外围设备。

 “上面的大部分设备我们都已经取回来了进行扫描分析,唯独缺了这个惠普电脑。”二郎神指的正是笑笑的那部惠普电脑。

“但按照目前的情况来分析,最具有嫌疑的就是这部缺失的电脑。”

“老实交代,你把这惠普电脑藏哪里了?”

 “这个惠普电脑是我以前用的旧电脑,我买了新电脑,就把这电脑给了邻居的小孩玩。”你们不会是怀疑这个小屁孩把你们的网站给瘫痪了吧?” 甘灥哭笑不得。

“小孩?多大?住哪里?”二郎神步步紧逼。

“十三岁,住我隔壁,503房。不过我可告诉你们,这小孩可是个智障啊。” 甘灥特意强调了智障这个词。

虽然他深信笑笑并不是真的智障,但眼下智障这个词是最好的伏笔。万一真的有些什么事情是超出他的想象的呢。他想起了之前陈懜懵跟他说起笑笑在看离散数学视频的事情。当时他以为是小孩随便看着玩的,并不以为然。他又联想起,这几天家里的网络忽然离奇地变得很慢。再加上这段时间笑笑一直在家里捣鼓电脑,连院子里大榕树下的蚂蚁都不去看了。

种种迹象表明,笑笑极有可能和这个事情有关联。

但他转念一想,这也未免太过天方夜谭了吧?或许是笑笑平时乱上网不小心感染了病毒,成了肉鸡(被黑客控制的设备)。

“请问,这个网站是怎么瘫痪的?” 甘灥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得你来告诉我啊?”二郎神盯着甘灥的熊猫眼问道。

“你不告诉我,我怎么配合啊?” 甘灥一脸无辜的样子一看就不是装的。

“是DDoS攻击吗?” 甘灥继续试探地问道。

(DDoS:Distributed Denial of Service) 又称分布式拒绝服务,是一种最简单也最有效的服务器攻击模式:就是通过大量数据请求来让服务器瘫痪。由于单个计算机的攻击能力有限,而且服务器都有 IP 限制,因此黑客一般会使用其他被控制的终端设备同时访问一个服务器来实现攻击。

如果是DDoS攻击的话,很明显就是笑笑电脑中了毒了。甘灥心里想道。

二郎神什么也没说,飞快地收拾好桌面上的东西,匆忙地出去了。

审讯室的门重重关上了。

甘灥的心里七上八下,不知该如何是好。一边要担心陈懜懵,一边又要担心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