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懜懵很快就把自己从习惯性的发散性思维中拽了回来。

“就是这位女士把您送到医院的。”护士俯身在陈懜懵耳边说道。

 “Kelly,快告诉我到底怎么一回事。” 对一切都还蒙在鼓里的陈懜懵已经急得哭了起来。

因为害怕失去而带来的恐惧已经侵蚀到了骨子里,对于的陈懜懵来说,段王爷的出现就好像救星一般。

 “别急,你先躺下。”

段王爷的淡定开始让陈懜懵平静了下来。她可是筒子楼里消息最灵通的人。

 “我找人打听了。甘灥涉嫌网络犯罪。现在正被关押在局子里。”

“网络犯罪?” 陈懜懵因为惊讶而张开的嘴巴半响也没能合上。她一开始还天真的以为是因为甘灥半裸在走廊上跳骑马舞有伤风化的原因。

大伙眼里的甘灥是一个老实人,虽然偶然行事怪异,但充其量只不过是童心未泯罢了。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把甘灥和犯罪联系起来啊。

“一个门户网站最近受到攻击瘫痪了。网站的负责人报了案。网络警察查到攻击的IP来自你们家。警察事先到市二中做了背景调查,个个都是说甘灥是个电脑高手。”

“事情的来龙去脉大概就是这样。” 段王爷把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这怎么可能,这么可能。” 陈懜懵喃喃自语道。

陈懜懵彻底懵了。

就在这时,一个女警推门进来了,尾随后面的是一个全副武装,五大三粗的男警察。

“陈懜懵女士,关于甘灥网络犯罪的嫌疑,我们需要你配合调查。”

与此同时。

鼻青脸肿的甘灥正在市公安局网络犯罪调查科的审讯室里,眯着被打得熊猫眼一般的眼睛,尝试着躲避面前流明极高的审讯灯。

“说说吧,具体是怎么回事。你这次攻击的目的是什么。”

桌子对面的警察,皱着如同二郎神一般的眉头,不耐烦的用笔敲到着面前的审讯记录。

“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真不是我干的。再说了,我虽然经常玩电脑,但我的水平也就是做做网页,维护一下网站什么的,说我是黑客,这也太抬举我了。”

“我们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发起攻击的IP就是来自你们家的。”

“就算IP来自我家,也不能证明就是我干的吧。这逻辑也未免太过牵强了。”

“再说了,你们不是已经把我的电脑都搬了回来了吗?我的电脑就是证明我清白的最好的证据。”

审讯陷入了僵局。

这时,一个警察打开了审讯室的门,示意二郎神出来一下。

过了一会,二郎神手里拿着一张A4纸进来了。

“我们通过调用你路由器上的记录文件,发现还有几个设备连接上了你家的WIFI。说说吧,上面的设备都是那些人在用。”二郎神用手指用力敲着桌上的A4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