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时连爬个楼梯都要中途停下来歇歇的微胖界代表陈懜懵,连电梯都来不及等,把高跟鞋一脱,一口气冲下了楼梯,闯过马路,当她气喘吁吁地跑上五楼的时候。

眼前的一切让她差点晕了过去。

只穿了一条裤衩的甘灥被两个警察死死地按在了走廊的冰凉的水泥地上。

“你们这是干什么?” 陈懜懵大叫着冲了上去。

她手里唯一的武器就是之前脱下来的高跟鞋。

一个警察闻声从屋子里冲了出来,一个扫堂腿,便将陈懜懵撂倒了在地上。

早已体力透支的陈懜懵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后脑勺便重重地撞到了水泥地上,当场晕了过去。

“萌萌!” 动弹不得的甘灥急得眼前一黑,发出了撕心裂肺地呼喊。

“甘灥,甘灥!”当陈懜懵睁开眼睛,逐渐恢复意识的时候,第一时间便想起了甘灥。

但四周没人。

陈懜懵这才发现自己在一个房间里,躺在一张床上。

四周的墙壁是白的,身上盖着的被子也是白的。

墙上挂着的电子钟,显示的时间是晚上九点。

天花板上的灯光,也是白色的。虽然光线很轻柔,但她还是觉得有些刺眼,不禁眯起了眼睛。

陈懜懵感觉头晕晕的,而且觉得脑袋绷得紧紧的,后脑勺像火烧一样灼热。

她摸了了摸头,发现脑门上缠了绷带。

一个护士模样的女孩,闻声推开了房门进来。

“您醒了。”

“我这是在哪?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老公呢?” 陈懜懵迫不及待地想要坐起来。

“您不要着急,请先躺下。”女孩轻声细语地说道,

“您现在在犹太医院,您是今天中午被送过来的。”护士一边说着,一边拿起边上的设备帮陈懜懵检查着身体的各项指标。

“因为您的后脑勺受到撞击,所以您晕了过去。不过别担心,今天下午已经帮您拍了片子。一会医生就会过来给您分析报告。”

“我老公呢?他人在哪里?” 陈懜懵着急地问道。

“这个我不清楚,是一位女士把您送到医院来的。”

“不行,我要出院,我要去找我老公。” 陈懜懵想起今天中午发生的事情,哪里还坐得住。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把把手上的输液管给拔掉了。

“陈女士,请您不要这样,请您配合我们的治疗。”护士急了起来。

正当两人在纠缠的时候,房门被推开了。

进来的是身穿紧身黑色皮衣皮裤,足蹬黑色高筒长靴,手里拎着黑色头盔的,嘴里嚼着口香糖的段王爷。

这身打扮,愈发凸显出段王爷身形的窈窕修长和肌肤的白皙。

披肩的黑亮长发,随着段王爷的步伐,飘舞着。

陈懜懵这才发现段王爷身上散发着一股自己从来没留意过的女人味。

陈懜懵心想,我要是男人的话,肯定会爱上段王爷的。

她忽然想起了段王爷昨天发在微信群里发的一个段子:

老公的异性朋友哪些行为是你不能忍受的?

.

.

.

.

.

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