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个慵懒,春光明媚的日子。今天学校组织学生去烈士陵园扫墓。甘灥趁机偷懒赖在了家里。

快隅中了,甘灥方才呵欠连天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家里的网络和电脑最近总是很慢,他怀疑电脑中毒了,但昨天弄了一宿也没弄清楚怎么回事。

他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挪到了窗前。

对面设计的极具现代感,整面都是玻璃幕墙的金融大厦,五楼的一块玻璃上贴着一个非常不和谐的“福”字。

这个福字,只有当甘灥在家的时候,陈懜懵才会特意放上去的。那是为了方便甘灥找到她的办公室。

甘灥一眼就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背影。

“老婆,在干嘛呢? [heart][smile]” 甘灥拿起了手机,发了一条微信过去。

“亲爱的,起来了[heart]?”

“要看甘灥秀吗?[奸笑]”

“?”

“回头看,宝贝。”

刚起床的甘灥只穿了条红色的格子大裤衩,拉开了房门,探头看了一番,确认了走廊上没人,纵身跳到了走廊上。

臭不要脸的甘灥居然手舞足蹈地在走廊上跳起了江南Style。

看着远处的“裸男”在走廊上动作滑稽地来回跳着骑马舞,陈懜懵笑得连手里的杯子掉在了地上,里面的水洒了一地。

她手忙脚乱地抽了纸巾弯腰蹲在地上收拾。

陈懜懵这笨手笨脚的毛病就是一直改不了。

当她直起腰的时候,再往外面看的时候。

眼前的一幕让她惊呆了,不禁伸手捂住差点尖叫起来的嘴巴,刚拾起来的杯子又掉地上了。

杯子这一次没那么好运气了,碎成了花开富贵。

要知道,这个是陈懜懵最心爱的杯子,是甘灥在结婚五周年的时候送给她的。

这杯子还是甘灥自己做的陶艺,特意找人烧的,上面还刻着甘灥亲手写的,爱你一万年。

但陈懜懵此刻顾不上心疼这些了,她猛地推开了电脑椅,不顾一切地往门外冲去。

手里拿着一叠文件,刚要进来找她的行长被她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对不起。我有要紧的事情,一会就回来。”

陈懜懵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

一头雾水的行长,扶了扶眼镜,对着正在边上复印文件,娇嗔带喘,波涛胸涌的女职员耸了耸肩,无可奈何地说道。

“失去理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