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暖花开,陈懜懵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居然升职了。

分行有那么多削减了脑袋想往上爬的女的,而且个个都比她嫩,比她嗲,但偏偏就是最不会宫心计,而且还笨笨的的她被升为营业副经理。

陈懜懵再也不用穿得像空姐似的坐柜台里,整天陪着笑脸迎接来来往往的上帝们了,而且有了属于自己的办公室。虽然在小的只能放下一张桌子,一张电脑椅,而且还在人来人往的茶水间边上,办公室前面还放了一台整天忙个不停的复印机。

最重要的是,她只要一转头,就能从身后的落地玻璃窗看到自己的家。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虽然升为了营业副经理,但陈懜懵发现,自己反而比以前轻松多了。行长并没有太多的业务让她插手。

只不过,时不时有些文件让她签字。

有时候,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签的是些什么文件。

反正是行长让她签的。

行长就是她的大恩人,就是赴汤蹈火,她陈懜懵也会毫不犹豫的,更何况只是签个字。

大部分时间,陈懜懵都是在办公室里无所事事,听着外面的复印件轰隆隆的声音,看着一道道从复印件漏出来的光从玻璃窗上掠过。

分行那些心机女,但凡从她茶水间出来,或站在复印件前复印,无不投对玻璃后面陈懜懵投以羡慕妒忌恨外的眼光。个个心里都在嘀咕着,不是说撒娇的女人命好吗?为什么偏偏是她。

闲不住的陈懜懵,把小小的办公室整理的井井有条,还添置了些肉植。

她甚至还主动帮大伙复印文件,但行长在她背后的几声干咳,吓得她差点魂飞魄散。

是啊,堂堂一个营业副经理怎么可以干这种活,是会让人笑话的。

陈懜懵很快找到了新的事情干。

她把兔子送给甘灥的那两叠色情广告,确切来说,是兔子的那两本书,带到了办公室。一天打一个章节,放在了甘灥的网站上。

就这样,兔子的两本小说,开始在网上连载了起来。

陈懜懵一边到各大论坛里发小说的链接,一边发寻人启事。

她想,只要兔子的书能红起来,帮忙找他的人就会多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