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对了,兔子,你不打算出去找份工作吗?”陈懜懵忽然想起了这茬。

 “工作?我一直很努力地在工作啊。”兔子刚伸出去的筷子在空中划了圆弧,空空地落下了。

“我每天都在电脑前写小说呀,一个礼拜写七天。”一向嘻皮笑脸的兔子认真了起来,但同时也不安了起来。

他知道陈懜懵说的是什么。

“人家陈懜懵说的是能挣钱的工作,不是你这样的无用功。”这次轮到小白抢白兔子了。

兔子白了小白一眼,又恢复了嘻皮笑脸的表情。

“哦,对了,我知道今天是甘老师的生日,我特意把我最近写的两本小说打印了出来。”

“给,甘老师,生日快乐。”兔子变魔术一般从身后拿出两叠厚厚的A4纸出来。

首页上面分别印着《荒野人生》、《追风少年》。

“矮油,兔子不错嘛,还会码字,要不以后你替爷写稿得了。”旁边的段王爷,眼明手快地把文稿抢了过去。

“靠,这是什么鬼。”段王爷翻着翻着,露出了一脸的鄙视的表情。

“兔子,你这小说的植入广告太多了吧?每一页后面都印着这样的色情广告。”

“咦,还情趣按摩,买一送一。”

“我这不是没钱买打印纸吗,前几天附近刚好有人在派宣传单,我一看,哟,这宣传单只印了一面。我就索性把小哥手里的所有宣传单都要来了。我帮了他,他也帮了我,这不是win-win situation嘛。”

“吃饭的钱都没了,还死皮赖脸赖在家里不肯出去干活啊?难道你想陈懜懵和甘灥养你一辈子啊。” 段王爷把手里的稿件往旁边沙发上一扔,毫不客气地挤兑兔子道。

大伙都知道,甘灥俩夫妇没少接济兔子。但长远下去,这也不是一个办法。

“兔子,要不你考虑一下,对什么样的工作有兴趣?这样我们大伙也好帮你留意一下。” 甘灥推了推厚厚的眼镜片,苦口婆心地劝道。

“我能出去干什么啊?兔子高昂的头,慢慢低了下来。

“我大学都没毕业,我能干什么?”

大伙都陷入沉默之中。是啊,一个大学才读了一个学期就辍学一直在家的人,到底能干些什么。

“对了,兔子你当时为什么辍学啊?我记得你的大学专业是建筑设计。挺好的呀,为什么不读了呢?”小白从锅里把最后一块肉捞了起来,犹豫了一下,把肉夹进了兔子的碗里。

兔子低头不语。

“比尔盖茨,乔布斯,你们知道的啦,我们的兔子是要向他们看齐嘛。”段王爷依然不依不饶。

一向嘴上不饶人的兔子居然少有地不反驳,依然默不作声。即便如此,还是不忘拿起筷子把碗里的那块肉,塞进了嘴里。

他心里想的是,吃撑一点,至少要把明天的饭钱给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