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先生到底是个什么人?”小白趁着酒意抛出了一个敏感,但大伙绝对感兴趣的话题。

“段王爷,你不是八周刊的狗仔吗?这个题材绝对可以挖一挖。”

“要是你能把莫先生的背景挖出来,你的新闻肯定又能上头条。”一向贪杯的小白喝得有点醉醺醺,开始肆无忌惮地说了起来。

“对哦,莫先生虽然很奇怪,但他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段王爷若有所思地说道。

“小隐于野,大隐于市,听说过没有?”兔子目不斜视地从炉子里捞起一片肥牛,一边塞进嘴里,一边烫得呲牙裂嘴地说道。

“我觉得他极有可能是一个武林高手。”毫不示弱的小白也赶紧捞了一块肉塞到嘴里。

“今天下班快走到金融大厦后面的时候,好像有人飞车抢劫。我远远看见一个人上了前去,还没看清楚这么回事,那飞车贼就连人带车飞到马路中间的隔离带里面去了。行侠仗义的那个人好像就是莫名其妙先生。虽然距离有点远,没看清楚,但从背影上来看,感觉是他。我当时因为急着去蛋糕店买打折的绿茶蛋糕,就没追上去看。”

“哦,对了Wendy,那个绿茶蛋糕我一会拿给你,特意给你买的。”小白一脸狐媚地看着Wendy说道。

“当然了,姐你也有份。”小白发现段王爷的脸色不对,赶紧陪上笑脸。

“滚,你是想说我是绿茶婊吗?”段王爷不屑地看着小白抢白他道。

段王爷最不爽的就是小白一直对她的妹妹念念不忘。

“告诉你,别惦记了,我妹妹要模样有模样,要气质有气质,挑谁也不能挑你啊。连买个蛋糕也要挑打折的,瞧你那出息样。”段王爷拿着筷子指着小白,继续呛声道。

小白一脸委屈的模样,原本左右开弓的筷子也放下了。

“姐,我这不是想努力存钱,好为了将来打算么。。。”小白不甘心地辩解道。

“你给我打住,这事没有将来啊。”段王爷差点就把手里的筷子捅到小白眼里了。

“对啊,挑谁也不能挑你啊,段王爷要不你考虑一下我做你妹夫吧。”兔子一脸的坏笑,嘴里塞得满满的肉都差点喷了出来。

“滚,你个臭要饭的。瞎起什么哄。”话语刚落,兔子的脑门上就挨了段王爷的一阳指。

“姐,你别这样。今天是甘老师生日。”Wendy细细声地劝说道。

“言归正传,我觉得莫先生极有可能是资本大鳄。要不为什么我们筒子楼这块地那么多地产公司在虎视眈眈都拿不下来。”段王爷总算放过了小白。

“我们这样背后说莫先生不好吧?”

“我们受着他的恩惠,却在背后讨论他,这样不好。”

“如果没有莫先生,我们将连栖身之地都没有。我们享受着莫名其妙先生带给我们难以言喻的安全感,却在背后想要撕掉他的面具。虽然我也很好奇,但还是觉得心怀感激就好。”

“莫先生行事这么低调,自然有他的道理。”

“我们应该维护他,而不是去猜测他。”

陈懜懵的一番话,把即将燃烧的话苗掐灭了。

大伙陷入了沉默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