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甘灥顶着被撑得滚圆的鸭屁股出现在大伙面前的时候,原本说好的,大伙一块说surprise的,但大伙已经完全被这个鸭头人型的怪物给惊呆了,由surprising,变成了surprised。

外面盘旋的北风,趁机从门外一涌而入,让大伙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风中凌乱。

还是饥肠辘辘,一直拿着一双筷子伺机而动的兔子最先反应过来。

“甘老师,生日快乐!”

大伙也纷纷反应过来。

“生日快乐!”欢乐的气氛,将不协调的北风复又推出了门外。

“谢谢,谢谢。”头上套着鸭屁股的甘灥忙不迭地向大伙点头致谢。

头上的鸭头跟着他的头部动作,上下飞舞着。场面滑稽级了。

大伙又哄笑成了一团。

陈懜懵赶紧迎上前去,用尽了力气方才把变形的鸭子从甘灥头上拔了出来。

“快去洗洗。”陈懜懵把一脸尴尬,满头鸭油的的甘灥推进了洗手间。

“不好意思哈,让大伙见笑了。” 陈懜懵回头招呼这客人,虽然这场面有些尴尬,但幸福的小女人笑容却不经意地洋溢在外。

她喜欢的就是甘灥的这份单纯和傻乎乎。

“谢谢大家,让大伙久等了。”匆忙洗了一下头的甘灥出来坐在了大伙中间。灿烂的笑容,配上一头凌乱倔强向上的头发,如同一朵盛开的菊花。

“来干杯,祝甘灥生日快乐。”

这一夜,筒子楼里,最多欢声笑语的,就是数502了。

兔子吃得最专心了,手里的一双筷子所向披靡,冲锋陷阵,如同在长坂坡来回冲杀的赵子龙一般。

金毛和它的主人兔子一个德行,正卧墙角狼吞虎咽地嚼着肉骨头。

笑笑独自一个人坐在茶几边上,一边吃着,一边聚精会神地看着眼前的平板电脑,里面播放着关于离散数学的教学视频,手里端着的碗盛满了陈懜懵给他夹的肉。

陈懜懵又给笑笑端了一碗涮好的肉过来。

“笑笑,这些你看得懂吗?” 陈懜懵惊讶地问道。

虽然陈懜懵一直觉得笑笑不是一个普通的自闭症小孩。因为但凡只要他感兴趣的东西,学起来是几乎是毫不费劲的。

以往她只负责教笑笑读书写字,甘灥教笑笑数学什么的。

但眼前的这些,已经远远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

这些教程,就连甘灥都未必看得懂。

更何况笑笑还是一个连鼻涕都不会擦的,别人眼里的“智障”少年。

笑笑只顾看着眼前的屏幕,一言不发。

“这孩子,没准是个天才。” 陈懜懵一边心里暗自感叹道,一边抽了张纸巾,替笑笑抹去快要滴到碗里的鼻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