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面坐的都是些筒子楼里的左邻右里。当然了,莫名其妙先生是绝对不会出现在这种场合的。

尽管陈懜懵把东西收拾好了后,曾鼓足了勇气,心怀忐忑地敲响了505的门,那道厚重,严实,隔绝了一个未知的国度的木门。

虽然大家都感恩莫名其妙先生,但从来没有人敢轻易去打扰他,即便是善意的拜访和问候。

陈懜懵这才发现505的门,并不是一扇普通的门。一般的实木门,都是由几块木板拼凑起来的。但眼前的这道门,却完全是由一块独立、完整的木板做成的。

这得多大的一棵树才能做出这样大的一道门啊。

经常发散性思维的陈懜懵脑海里瞬间出现了一颗巨大无比的参天大树,把头仰尽也无法看到顶部。在这棵大树面前,陈懜懵渺小的就像一只蚂蚁。

虽然她不懂得木头,但木板上的纹理非常漂亮,光滑细腻但又透着大气。

如果一只蚂蚁在上面爬的话,肯定会错觉自己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航行。

陈懜懵很快从参天大树的树冠上跳进了海浪中,幻想着一只斗志高昂的蚂蚁在海浪中扬帆前行。

好一会,木门才打开了一条细细的逢。

一双深邃的眼睛,从门缝里,把正在直挂云帆济沧海的陈懜懵从惊涛骇浪中拉回到了现实中来。

“这个,我,谢谢。。。”陈懜懵咽了咽口水,指了指手里的手提包。

“我想。。。” 陈懜懵又指了指走廊的另一边。

木门无声的关上了。那双让人捉摸不透的眼睛,消失在了门后面。

“我想请您今晚去我家吃火锅。” 陈懜懵如蚊子般的声音自然是无法穿透那道厚实的木门的。

许久,木门后面也没有任何动静。

一阵凌厉的北风吹过空荡荡的走廊,陈懜懵打了个冷战。

陈懜懵方才如梦初醒,自己刚吃了碗闭门羹。

自然,莫名其妙先生是不会出现的了。

陈懜懵回到家把所有食材处理好,熬上一锅高汤后,便拿起手机发了个信息。

“今晚来我家吃火锅。”

陈懜懵喜欢热闹。

筒子楼里几户年纪相仿的年轻人建了一个叫左邻右里的微信群。

只要陈懜懵在群里吆喝一声,吃货们便会蜂拥而至。

在陈懜懵家吃饭,是大伙喜闻乐见的聚会方式。

当然了,那个早饿得头昏眼花的兔子,在陈懜懵发信息之前,已经毫不客气地坐在她家的沙发上把茶几上的的所有零食都消灭得干干净净了。

甚至连笑笑口袋里藏着的一包牛肉干,兔子也没放过。

很快,筒子楼里的其他几个吃货陆续出现在了陈懜懵家里。

504房住的是一对双胞胎姐妹。姐姐叫Kelly,妹妹叫Wendy。父母退休后,搬到乡下去住了,平时就她们姐妹俩住在504.

但这两姐妹走在大街上,谁也不会想到她们俩是姐妹了,而且还是双胞胎。

两人不仅外貌上差异大,就连性格也毫无相似之处。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共同之处的话,恐怕就是吃了。

甘老师经常拿着两人的相片在课堂上给学生们讲解,什么叫做异卵双胞胎。

有一次陈懜懵帮甘老师洗衣服的时候,从他的衬衣口袋里发现了Kelly和Wendy的相片。口拙的甘老师解释了半天也没能说清楚。他只会不停地在说,异卵嘛,异卵嘛。

还好,陈懜懵并不是不明事理的人,这事并没往心里去,很快她就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