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因为今天下午学校要开会,下午本没课的甘灥早就溜回了家了。

本来学校开会,他这个在任何一个决定人生轨迹的大考中都看不出有任何重要性的生物兼生理老师出不出现都是无关紧要的。

但偏偏今天的这个会议是关于市委传达的关于艾滋病知识普及运动的,他自然逃不掉了。

开完会后,又偏偏被校长叫到了办公室。

校长的电脑好像又中毒了。全校的老师都知道,甘老师玩电脑有一手。

虽然学校有IT部门,但大伙的电脑出了什么事情都喜欢找甘老师。

甘灥是个老实人,从来不懂得推脱。

“黄校长啊,我已经帮你把电脑上的毒杀干净了,以后不能再上这些色情网站了。”

甘灥把校长的浏览器上的浏览记录调了出来,指着上面的一些链接对着校长说道。

“尤其是这个溜圆网,上面到处都是木马。”

校长的脸色瞬间由红变青。

这也就是为什么甘灥为什么在学校干了近十年还是个小教员的原因。他从来不懂得察颜观色,也不晓得如何去溜须拍马。

但陈懜懵喜欢他的就是这一点。

市二中在江的对岸。二中出来,走一个街区就到了江边码头。坐上渡轮,不用十分钟就过了对岸。再走上几分钟就到家了。

甘灥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到家附近的超市买了一只超大,处理好的鸭子。

甘灥平时不怎么下厨,但他做的鸭子却是色香味俱全,整个二中都知道,甘老师最拿手的活有两样,一样是电脑,另外一样就是做鸭。

今天是周末,他打算做个杭州的咸笋老鸭汤好好犒劳一下老婆。

当他手里拎着个鸭子,哼着著名歌手张三的最新流行曲《又爱又恨咖啡》走到家门口的时候,闻到了一股火锅的味道。

“看来,贤惠的老婆又准备好了晚餐等我回来了。” 甘灥心里美滋滋的。

要不我吓唬吓唬老婆,甘灥忽然脑洞大开。

他把鸭屁股撑开,套在了自己的脑袋上,跟着推开了房门。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里面坐了一桌子的人。

屋子里面,顿时鸦雀无声,只有电炉上的汤,在咕噜咕噜地响着。

甘灥忘了,今天是他的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