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刚才有谁来过?” 一向都不太镇定的陈懜懵忽然捂着嘴尖叫了起来。

还没等兔子反应过来,陈懜懵就撇下了他,冲到了她家门口。

一个女式LU包,正静静地躺在502的门口。

正是陈懜懵之前被抢的那个包,就连那条被扯断的链子也一块放在了边上。

陈懜懵手忙脚乱地打开手提包,里面的东西都在。

陈懜懵激动地抱着包呜呜地哭了起来。失而复得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兔子,快告诉我,刚才有谁来过?” 回过神来的陈懜懵把还是一头雾水的兔子从门缝里拽了出来。

几天没洗澡的兔子粘了一身的狗毛,一身臭味。

笑笑赶紧躲到了陈懜懵身后。

“没有外人来过啊。”兔子挠了挠头。

“哦,对了,刚才房东莫先生回来了。我都没敢抬头看他。”

“除了他,还有其他人从这楼道上来过吗?”

“没了。”兔子拍着胸口说道。

“你是不是又在烧炭取暖?” 陈懜懵闻到兔子身上的臭味夹杂着一股炭味。

“呵呵。”兔子用黑乎乎的手指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道。

“是不是又没钱交电费了?”

“嗯嗯。”兔子的头低得更低了。

“这里三百块钱,你先拿去交水电费。以后别烧炭了,不安全。” 陈懜懵从包里拿了三张一百递了过去。

“嘿嘿,这怎么好意思。又要向你们借钱。”话音还没落,那三百块钱已经被兔子眼疾手快地揣兜里了。

 “懵妹子,是不是该回去准备晚饭了。”早饿得两眼发光的兔子对着陈懜懵挤了挤眉头,指了指拎着大袋小袋,木头一样杵在门口的笑笑。

“那么重的东西,怎么还拎着,赶紧放地上。”

兔子三言两语把头脑简单的陈懜懵打发掉了后,一溜烟地钻回了他的兔子窝。

他要赶紧洗个热水澡,一会还要好好地大吃一顿。

为了省点电费,他已经一个礼拜没洗过热水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