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失魂落魄的陈懜懵拎着大袋小袋的走进院子里的时候。一个十三四左右岁的少年,正聚精会神地蹲在大榕树下看着蚂蚁。

“孙笑笑,过来,帮姐个忙,一块把东西拎上去。今晚姐请你吃火锅。”

少年回头看了看陈懜懵,默默地走了过来,一言不发把所有袋子从陈懜懵手里接了过来。

“行了行了,不用你全部都拿,帮姐拿这几个就行。”

但少年固执地把所有的东西都接了过来。

“笑笑真乖。”陈懜懵看着眼前还流着鼻涕的少年,心里一阵酸楚,差点又哭了起来。

笑笑是陈懜懵的邻居,和他母亲一块住503房。

笑笑因为自闭症,一直没上学。为了维持生计和为笑笑的将来作打算,笑笑的妈要打两份工,早上六点出门,要晚上九点才回到家。

笑笑平时的活动范围,就是筒子楼的楼上楼下以及前后院。

笑笑最好的朋友就是大榕树下的那窝蚂蚁。

除了他妈,陈懜懵恐怕就是笑笑最亲的人了。

陈懜懵平时一有空就教笑笑读书认字。但笑笑最有兴趣的是,站在甘灥边上,看他捣鼓电脑。

甘灥把升级换代换下来的旧电脑给了笑笑。打那以后,笑笑几乎是足不出户,整天在家对着电脑,除了偶尔下来看看他的老朋友,那窝蚂蚁。

“笑笑,别学你甘灥哥哥,整天对着电脑,会把眼睛弄坏的。”

“你看你甘灥哥哥,戴的眼睛比啤酒瓶底还要厚,多辛苦啊。” 陈懜懵一边爬楼梯一边唠叨上了。她打心底里把笑笑当成她弟弟了。

当陈懜懵爬上五楼的时候,经过501房的时候,隔着玻璃窗看了一眼,发现兔子正在书桌前对着面前一碗东西发愁,旁边的金毛前爪搭在桌上对着这碗不停地吐舌头。

“兔子,今晚过来吃火锅吧。”

这兔子,八成又断粮了。陈懜懵心里明白着呢。

“哦,那怎么好意思,又去你家吃饭。”兔子啪的一声,冲到了门口。

“我一会就过来。”兔子打开了一道门缝,如逢救星地对着陈懜懵,嘿嘿地笑道。

天生面无表情的笑笑,居然露出了一脸嫌弃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