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先生,吃的很简单。一碗汤面,上面加上几片切的薄如蝉翼的火腿肉,撒上些葱花便是晚餐。

看似简单,但这火腿却是西班牙顶级伊比利(Iberico)火腿。面条也是莫名其妙先生亲手做的手工挂面。

他总是慢条斯理地做,慢条斯理地吃,似乎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和墙上缓缓运作的老机械钟保持一致。

莫名其妙先生对吃的确很讲究。

但在外人眼里,他吃东西却很莫名其妙。

505房,在走廊的尽头。

501房,则走廊的另一头。

501房住的原本是两母子,前些年,老母亲过世了,就只剩下儿子和一条狗相依为伴。儿子已经是快三十的人,但没正业,整天在网上用兔子的网名写些小说什么的,虽然坚持不懈,但从来没靠码字挣过一分钱。以前靠母亲的退休金,日子还能勉强过得下去。自从母亲去世以后,可怜的兔子只能靠母亲留下的一些存款过日子,日子是过得一天比一天紧。要不是这里的房几乎是白住,这兔子估计早就上大街要饭去了。

这不,兔子今晚吃完了最后一包方便面,调味包都没舍得用完,留下了半包。厨房的米桶里还有一些米,应该够明天熬个粥,再加上剩下的调味料,早餐就有着落了。至于明天的午餐嘛,他瞟了一眼电脑桌上的那包狗粮,又看了看卧在脚边的金毛。

金毛吃得可欢了。

走廊的两头,一边是莫名其妙,一头则是一塌糊涂。

502房住的则是一对夫妻,女的叫陈懜懵,银行的柜台小职员,上班的地方就在筒子楼对面的金融中心大楼。陈懜懵的父亲是个老学究,给她起这么个名字就是希望她长大以后能难得糊涂。但打小就丢三落四的陈懜懵却远超出了父亲对她的期望,把日子过得是彻彻底底的糊里糊涂。今天,她因为又把用户的存款金额弄错了,漏了个小数点,在老板的办公室挨了好一顿批。但生性乐观、心地善良的她,却透过老板办公室里的落地窗,看着对面那栋独一无二、鸭黄色的筒子楼,心里想着今天晚上给老公做什么好吃的。对于她来说,筒子楼里的那个简单的家,就是她的人生,她的全部。

502的男主人叫甘灥,市二中的生物兼生理老师。甘灥的人生轨迹十分简单,两点一线,学校,家。平时没什么事,几乎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有空就躲在家里捣鼓他的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