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栋旧的筒子楼,突兀地立在了一片高楼大厦之间。尽管楼的外墙被涂成欢快的鸭黄色,但与周围寸土寸金的CBD依然是格格不入。

这是一栋五层的居民楼,每一层楼,被分间隔成成五个单元。和普通的筒子楼不一样,这里的每个单元都配有一个洗手间和一个厨房。

 一条公共走廊像一根纽带一样,将一层楼里的每个单元都串在了一块。楼里的居民,抬头不见低头见。

筒子楼有前院和后院,后院是单车棚和一片菜地。

前院则是一片水泥地,院子中间是一颗巨大无比的榕树。有了大榕树的遮护,院子也自然就成了筒子楼居民的活动中心。

榕树底部的树干,空了一个大洞,一直通到了树的中部,毫无疑问,这棵大榕树成了院子里小孩的游乐场所。

有调皮的小孩在榕树底部立了个牌子,大言不惭地写着,花果山。

花果山上的猴子,一抓就是一把。

这么大的一块地,放在了市中心,就如同一块肥猪肉放在了一群饿狼眼前。周围林立的写字楼,如同一张张贪婪无比的大嘴,想要把这块肥肉吞在嘴里。虽然不少房地产发展商曾经打过这块地的主意,但不知道为什么,却从来没有人成功过。

如同有神灵守护一般,没有人敢在筒子楼外围的围墙上写上一个拆字。

楼里的居民,都是莫名其妙先生的租客。

楼里的居民,没有人知道莫名其妙先生的真名,大伙背地里都叫他莫名其妙先生。

莫名其妙先生,真的很莫名其妙。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