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心里忽然觉得眼前漂亮的桃姐,有点深不可测的样子。桃姐今天没穿海关的制服,穿了一件黑色大衣内搭着白色高领毛衣,下穿深蓝色牛仔裤和一双褐色高筒皮靴,外加她手里拿着的大哥大,一副利索精干的模样。

不知道为什么他联想起了黑社会的那些大姐大。

昨天电视里的新闻里面说了,最近有些黑社会招揽中学生来贩毒。对了,今天还在医院的走廊里面听几个闲聊的护士说,有些和境外势力勾结的黑社会,还会用金钱来诱惑一些年轻人卖肾。而且越年轻,没有不良嗜好的,价格更高。

想到这里,王海不禁打了冷战,下意识地往边上挪了挪。但转念一想,为了母亲,即便是的话,他也一定会答应的。现在他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王海硬着头皮问道。

 “桃姐,你是要我贩毒,还是卖肾呢?如果可以选的话,我还是卖肾吧。”

桃姐看着一脸正经的王海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你想哪去了。”桃姐虽然最近也有看到这些新闻,但她真没想到王海会往那个方向想。觉得好笑的同时,心里却不禁有点伤感。

“小海其实你可以把店抵押给银行,办贷款,但这需要时间,办下来,起码要一两个月。你妈的情况不能等,必须马上做手术。”

“但我这十万也不是平白地借给你,你必须把你家的房产证押我这里,并填写一份协议书,由你父母签名,如果三年内不能还清的话,这房产就归我所有。你觉得怎么样?钱我就不收你利息了。”

“你不会觉得这很苛刻吧?”桃姐侧着头看着王海,小心翼翼地问道?

 “怎么会。不,不是,你让我冷静一下。”王海感动得几乎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一会,王海才把情绪平复了下来,接过桃姐递来的纸巾擦去了眼角的泪水。

 “可是,桃姐,你为什么要这样帮我们?我们只不过是萍水相逢罢了。”王海不解地问道。

 “因为我和我妈都很喜欢你们一家人,淳朴、善良,而且我相信你们一定会按时还钱的。”

桃姐犹豫了一下说道,“还有一点就是,你和我的弟弟很很像,无论感觉还是样貌上。”

 “我妈第一眼就看见你,就连声跟我说,像,太像了。”

“桃姐,你原来还有个弟弟,怎从来没见他来过。”王海好奇地问道。

“他十八岁那年…. … ”一提起弟弟,桃姐忍不住哽咽了起来。

王海没有继续追问了,他知道,伤心的往事,如同没好全的伤疤一样,一揭就疼。

“走,回去吧,别让你爸妈担心。”桃姐站了起来,用手背轻轻拭去眼角的泪痕。

王海也跟着站了起来。

他第一次发现,城市的夜色,其实也挺美的。

“小海,让姐抱一下。”桃姐张开了双臂,明亮的眼睛,坚韧的笑容,黑色的大衣,迎风摇摆着,如同一株屹立风中的黑玫瑰一般。

王海紧紧抱住了桃姐,他感觉到,一滴又一滴还带着体温的的泪水,滴在了他的脖子上。

泪水里,带着往日被凝固了的时光。

“谢谢你,桃姐。”王海喃喃自语道。桃姐的外套上,带着阳光的味道,就好像小时候,母亲背着他,从母亲发梢闻到的味道一般。

风吹开了城市上空的雾霾,一组异常明亮的星群,排成了斗状,呈现在了眼前。他想起了陈佳娅跟他说过的的,只要不放弃,总是能找到方向的。

有时候最令人感动的,却偏偏是陌生人。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