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过了食街,穿过了杀牛街,王海已经是强弩之末,觉得自己再也跑不动了,正想让死胖子接力的时候,却发现人不知道跑哪去了。

“死胖子呢?”王海微微下蹲,让母亲的脚落地,卸掉部分压力,跟着喘着大气焦急地问道。

“不知道呢。”气喘吁吁的陈佳娅回头张望了一下,果然不见了死胖子和王淳渊的人影。

“快,让我来背阿姨。”陈佳娅蹲了下来,示意王海把母亲换到她背上去。

王海心疼陈佳娅,死活不肯,咬咬牙,把母亲重新托上背,挣扎着往前冲。

“王海!”陈佳娅气得直跺脚,眼泪夺眶而出。

就在这时,死胖子载着曹柳飞踩着一辆三轮车从后面追了上来。

 “快把阿姨抬上车。”同样气喘吁吁的死胖子说道。他们刚才跑去附近相熟的商铺借了辆运货用的三轮车。

王海赶紧把母亲抱上车,并把外套脱了下来,折叠了起来给母亲当枕头用。

这时,王淳渊从后面一路小跑跟了上来。

“快,我已经让我小姑去医院门口接我们了。”王淳渊方才找了部公共电话打给了在医院上班的小姑。

死胖子用尽全力踩着三轮车往去医院的那条斜坡冲去。

四人则在后面扶着三轮车一路小跑。

当他们冲上斜坡的时候,小姑已经带着两个护士推着一张担架床等着了门口。

“快上担架床。”小姑一边掏出听诊器,一边对王海他们说道。

一行人推着王海的母亲心急火燎地往急症室跑去。

一个小时后,王海的母亲终于醒了过来。

“妈,你终于醒了。刚才吓死我了。”王海抓住母亲满是皱纹的手哭了起来。

“小海,不哭,妈没事。可能是这两天太累了。刚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晕过去了。吃点药,休息几天就没事了。”母亲伸手摸着王海的头,欣慰地安慰着儿子。

“你爸呢?”

“爸还在店里收拾,我已经让徐南回去跟爸拿钱去了。他们一会就能过来。”

“你爸哪知道家里的东西搁哪里啊。钱和存折都在衣柜里面的那个保险柜里面,我把钥匙给你,你赶紧回去一趟,省得你爸干着急。”

 “我不在的话,你爸连自己换洗的衣服都找不到的。”话才刚说完,母亲就闭上了眼睛,似乎在等着一阵疼痛过去。王海甚至能感觉到母亲的手在发抖。他紧紧握住了母亲的手。除此之外,他实在不知道能够做些什么,让母亲感到舒服一点。

“扶我坐起来吧,肚子有点疼,全身用不上力。”母亲睁开了眼睛,笑着,故作轻松地说道。

 “妈,小心点。”王海和陈佳娅来两人合力把母亲扶了起来,让她背挨着垫高的枕头,半躺在床上。

“阿姨,喝点水。”陈佳娅装倒了一杯温水递给了王海的母亲。

“好,好,好。小娅真懂事。”王海的母亲接过杯子呡了一小口,便不再喝了。她放下了杯子,握住了陈佳娅的手,看着陈佳娅的眼睛,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跟她交代一般。

这时,小姑出现在了病房门口。

小姑戴上听诊器又重新仔细给王海的母亲检查了一遍,跟着用手在王海母亲的腹部来回按着,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沉重。

检查完毕后,小姑把王海叫到了病房外面。

“小海,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情况可能有点糟糕。”小姑望着不安的王海说道。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