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高三后,王海发现,母亲有时会疼得捂着肚子,直不起腰,额头直冒汗。这种情形,以前也发生过,不过大概也就几个月才发生一次。只不过最近频繁多了。有时,每个礼拜会出现一两次,而且王海母亲的体重最近下降得很厉害,以前圆胖的脸,现在瘦得连脸颊骨都显出了,眼睛也陷了进去。

王海担心母亲的身体,让她去医院检查,母亲总是宽慰他说,没事,老毛病,吃点药,去趟厕所就好了。

也还真是,每回母亲吃了中成药,很快就好了起来,所以王海也就没多想。

王海知道,母亲一直很忌讳去医院,尤其上次他住院以后。

眼看就要中秋节了。

一天星期六的早上。

陈佳娅和王海在后院的圆石桌上讨论着动量守恒与牛顿运动定律的问题。徐南和王淳渊则坐在对面研究氯气和溴化亚铁溶液反应中生成物与过量反应物继续反应的问题。死胖子则站无花果树下背归去来兮辞,并不时摘一个无花果塞进嘴里。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

好端端的陶渊明回归田园的宣言硬是被囫囵吞果的的死胖子背成了吃货宣言。

而最近立志将来要做三毛那样的作家的曹柳飞则趴在在门廊下的方桌上写她的第一本小说,边上还搁着一本刚看完的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

“我这本小说的名字就叫《东山岭的故事》,我要把你们统统都写到里面去。” 写累了的曹柳飞伸了个懒腰,靠在背后的柱子上说道。

 “我觉得还是叫《东山岭的那几对狗男女》比较贴切。”死胖子说完,自顾自地笑了起来,一不小心被被无花果呛到了,咳个不停,胀红了脸。

“值此仲秋,噩耗突降,吃货已去,今日在此,不为伤感,饕餮之死,皆因圣果,哀哉尚飨,魂兮归来,呜呼哀哉!”王海摇头晃脑做起了文言文悼文来。(无花果,又称菩提圣果)

大伙笑作了一团。

正在这时,忽然从店里传来碗碟破碎的声音,紧跟着一阵混乱吵杂的声音,同时听到有人大声呼喊王海的名字。

大伙赶紧扔下手里的书本冲到了店里。

“老板娘快醒醒!”一群食客在店中央围成了一圈,大声呼叫着。

王海拨开人群,只见母亲躺在地上,不省人事,手里的托盘掉在了地上,上面的瓷碗碎了一地都是,里面的牛肚胱洒了一地。

“妈!”王海扑上前去。任凭他怎么摇晃,母亲还是一动不动。

 “这可怎么办啊。”王海的父亲这个时候也闻声从楼上下来了。被母亲照顾了几十年的老父亲,一下子不知所措了起来,着急地打开了柜里的药箱,找来找去,只找了瓶万花油出来。

“快送医院。”围观者中有人说道。

“爸,你留在店里,我先带妈去医院。”王海回头对着父亲喊了一声,背起来母亲,冲出了门口。

“徐南,你去跟我爸拿钱,一会医院碰头。”王海一边跑,一边对着身边的徐南喊道。

“哦。”徐南赶紧掉头跑回了店里。

 

陈佳娅他们几个紧紧跟在王海后面,往医院方向跑去。

上了高三后,王海发现,母亲有时会疼得捂着肚子,直不起腰,额头直冒汗。这种情形,以前也发生过,不过大概也就几个月才发生一次。只不过最近频繁多了。有时,每个礼拜会出现一两次,而且王海母亲的体重最近下降得很厉害,以前圆胖的脸,现在瘦得连脸颊骨都显出了,眼睛也陷了进去。

王海担心母亲的身体,让她去医院检查,母亲总是宽慰他说,没事,老毛病,吃点药,去趟厕所就好了。

也还真是,每回母亲吃了中成药,很快就好了起来,所以王海也就没多想。

王海知道,母亲一直很忌讳去医院,尤其上次他住院以后。

眼看就要中秋节了。

一天星期六的早上。

陈佳娅和王海在后院的圆石桌上讨论着动量守恒与牛顿运动定律的问题。徐南和王淳渊则坐在对面研究氯气和溴化亚铁溶液反应中生成物与过量反应物继续反应的问题。死胖子则站无花果树下背归去来兮辞,并不时摘一个无花果塞进嘴里。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

好端端的陶渊明回归田园的宣言硬是被囫囵吞果的的死胖子背成了吃货宣言。

而最近立志将来要做三毛那样的作家的曹柳飞则趴在在门廊下的方桌上写她的第一本小说,边上还搁着一本刚看完的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

“我这本小说的名字就叫《东山岭的故事》,我要把你们统统都写到里面去。” 写累了的曹柳飞伸了个懒腰,靠在背后的柱子上说道。

 “我觉得还是叫《东山岭的那几对狗男女》比较贴切。”死胖子说完,自顾自地笑了起来,一不小心被被无花果呛到了,咳个不停,胀红了脸。

“值此仲秋,噩耗突降,吃货已去,今日在此,不为伤感,饕餮之死,皆因圣果,哀哉尚飨,魂兮归来,呜呼哀哉!”王海摇头晃脑做起了文言文悼文来。(无花果,又称菩提圣果)

大伙笑作了一团。

正在这时,忽然从店里传来碗碟破碎的声音,紧跟着一阵混乱吵杂的声音,同时听到有人大声呼喊王海的名字。

大伙赶紧扔下手里的书本冲到了店里。

“老板娘快醒醒!”一群食客在店中央围成了一圈,大声呼叫着。

王海拨开人群,只见母亲躺在地上,不省人事,手里的托盘掉在了地上,上面的瓷碗碎了一地都是,里面的牛肚胱洒了一地。

“妈!”王海扑上前去。任凭他怎么摇晃,母亲还是一动不动。

 “这可怎么办啊。”王海的父亲这个时候也闻声从楼上下来了。被母亲照顾了几十年的老父亲,一下子不知所措了起来,着急地打开了柜里的药箱,找来找去,只找了瓶万花油出来。

“快送医院。”围观者中有人说道。

“爸,你留在店里,我先带妈去医院。”王海回头对着父亲喊了一声,背起来母亲,冲出了门口。

“徐南,你去跟我爸拿钱,一会医院碰头。”王海一边跑,一边对着身边的徐南喊道。

“哦。”徐南赶紧掉头跑回了店里。

陈佳娅他们几个紧紧跟在王海后面,往医院方向跑去。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