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和徐南赶紧停了车。

还没等他们下车,死胖子和死三八已经自己从小溪的泥泞中爬了起来。

两人全身都沾满了泥浆,面面相觑,只剩下眼珠子是白的。

“你们两个。”王海和徐南他们笑得差点背过气去。

就连善良的陈佳娅虽然觉得于心不忍,但还是忍不住转过身去,偷笑了起来。

“死胖子,死三八,你们两个果然是死死得生啊。”王淳渊忽然想起他们之前下的咒语,笑得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

徐南他们把死胖子和死三八从小溪里拉了出来以后,检查了一番确认了人没事之后,方才把车抬了上来。

这摩托车是彻底报废了,一蹶不振的车头,如同被折端了脖子一般。车头灯碎了,脚刹断了,机油也从引擎里漏了出来。

“怎么办?”徐南担心地问道。毕竟这车是死胖子借来的。徐南觉得很对不起死胖子。死胖子把车况好排气量大的那辆车让给了他和王淳渊。

“没事,这破车我表哥本来就打算报废处理掉的。”死胖子宽慰徐南道。

“死三八你没事吧?有没有被吓到?都是我不好。”死胖子转向死三八,自责地说道。

正在傻笑的曹柳飞忽然从死胖子的眼神里发现了一些自己以前从没认真留意过的东西。那双无论怎么努力也睁不大的眼睛,在污泥的映衬下,淌出的真诚和关切,居然是如此地让人感动。

如果死三八的有好好学语文的话,她应该知道,这叫做真情流露。

她脑海里涌现出了东山岭山体滑坡那个晚上的情景,她从昏迷中醒来时,死胖子也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脸上也同样满是污泥。

一向神经大条的曹柳飞心里一阵莫名地感动,忽然抱住死胖子,哭了起来。

 “怎么了?摔傻了?”死胖子被曹柳飞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举着满身泥浆的双手,一时不知所措。

“没什么,就是忽然觉得很幸福,你们个个对我都那么好,感动到想哭。”一身泥浆的死三八破涕为笑,转身要去抱王海和徐南他们。

“死三八,男女授受不亲啊!”穿得如同衣冠禽兽一般整齐的徐南和王海吓得鸡飞狗跳,四处躲避。

笑声随风飘扬,快乐荡漾在田野里,泛起了一片稻浪。

前面不远处刚好有一户人家。门口一个大爷,手里拿着竹烟斗,正远远地望着他们。

死胖子和曹柳飞跟大爷借了地方换好了衣服,同时把报废的摩托车寄放在了大爷的农家小院里。

谢过好心农家的大爷后。

一行人六人,改乘两辆摩托车又重新出发了。

这一次是死胖子载着徐南和王淳渊,王海载着陈佳娅和曹柳飞。

大伙打死也不同意让死胖子和死三八坐一块了。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