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雨水,刚一停歇,万物就开始疯长,念头也一样。

山体滑坡一个月后,东山岭山顶溢出了一大片的黄色,一些运泥车,挖土机正在山顶紧张地施工着。

山泥倾泻事情发生后,当地政府终原本打只是打算把塌方的那一块重新修整加固一下,但刚好路过的市委的徐书记,酒足饭饱了之后把草图拿反了,随口说了一句,这公园设计的不错嘛。

“造福地方百姓,好,好,好!”连续三个好字在一个强劲的酒嗝中喷出。

 “好,好,好,的确好!”一班三好地方领导纷纷用吃奶的力点着喝得通红的脑袋附和道。

酒桌上,掌声一片,嗝声也一片。

领导们再把喝得发热的脑袋一拍,一个又红又专的名字蹦了出来:东山岭万岁公园。

正所谓酒后吐真言。酒醒之后,地方领导们并没有忘记对上级领导许下的承诺,一个疯狂的工程:东山岭改造工程就这样开始了。

领导家的亲戚们纷纷投身到了建筑和运输行业中来,奋不顾身地为这个伟大的工程添砖加瓦,发光发热,争相做起了革命的螺丝钉来。

王海的坐位刚好在最后一排,后门边上。一转头就能看到东山岭山顶的施工情形。对于这个改建工程,他内心是无比欢迎的。

随着山顶一点点被削平,东山岭的海拔越来越低了。几个月之后,东山岭被修理得只剩下原来的三分之二的高度。山顶被平整成了一个有几十个篮球场那么大的一块平地.

上山的那条简易公路也被改造了一条柏油路。

山顶的平地跟着铺上了地砖成了广场。广场中央立起了一个王阳明的雕像。这雕像,咋一看,居然跟森棍有几分神似。如果把王阳明手里的书换成一双筷子,活脱脱就一森棍。

广场建好了以后,迅速被大妈们占领了,整天围着王阳明唱啊,跳啊,鼓乐喧天。看来刻这雕像的人有先见之明,特意给王阳明老先生舔了几笔浓重的皱眉纹。

欢乐的大妈和愁眉苦脸的王阳明,相映成彰,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

随着东山岭万岁公园的建成,那座压在王海他们的心头上的噩梦也终于开始慢慢消失了。与此同时,暑假也到来了。

王海他们又重新开始跑山了。

以往的暑假,他们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王海家后院度过的。

即便是盛夏,但因为王海家的院子就在河边,打开院子后门,清凉的河风就会一涌而入,躲在院子阴凉处,极是享受。

因此,王海家的后院和院子前面的河堤也就成了他们几个最喜欢聚集的地方。聊天,吃零食,玩纸牌,下棋,或者拿了畚箕到院子后面的河里捞鱼、捕虾、戏水,又或者到附近的人家菜地里去偷大头菜,在河里洗了直接吃,那种甘甜只能在回忆里找到。

这个后院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天堂。

上了高中,个个都是大人般的模样,大人般的心思,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光着腚到米墩潭里面去扎猛子,或者到附近乡下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了。他们也慢慢开始明白什么叫做责任,也开始学会帮父母分忧了。

这个暑假,王海不再那么贪玩了,一有空就留在店里帮母亲的忙。母亲现在也乐意儿子在店里搭把手,只要不影响学习。儿子在身边,比什么都好,尤其打上次王海受伤住院了以后。

但早上王海还是和平时一样,和徐南他们一块去跑山,下山后,大伙就一块到店里吃早餐。

有时店里需要帮忙,大伙就会留在店里帮忙。

今天王海的母亲刚好让人运了一拖拉机煤过来,卸在了后院门口。

大伙今天的任务就是打煤球,供店里用。

有活干,对于小伙伴们来说是一件再开心不过的事情。既能待在一块聊天,又能享受劳动的乐趣,更重要的是,干完活之后,王海的母亲总会做各种各样的美食来慰劳大家。

那个年代,几乎家家户户都会自己动手打煤球,几乎个个都是打煤球高手。你不会打煤球,都不好意思成家立业。

打煤球这种事,既是件体力活又是件技术活。煤粉本身是没有粘性的,要想让煤球成型,就必须加粘土和水搅拌均匀成煤土。粘土的多少、水的比例、均匀程度都直接影响煤球的成型和燃烧质量。

小镇居民用的最多的是一种手提脚踏式煤球机,使用的时候必须手脚并用。首先得提起死沉的煤球机放在搅拌好的煤土上,用力往下压,将煤土压进模子里,跟着反复蹾几下,将模子里的煤土蹾瓷实后跟着将煤球机提到一边,平放在地上,再用脚蹬铁模子,双手四指往上提煤球机,拇指和虎口用力下压把手,就可以打出一块圆柱体状的蜂窝煤球了。

一个个煤球整齐排在地上,列出一个方阵,特有成就感。

每回干这种话,徐南负责把煤从院子外面挑进来,王海就负责搅拌煤土,份量够重的死胖子则理所当然地负责打煤球。

至于王淳渊和曹柳飞,这种时候的作用就跟花瓶差不多,大部分时间在院子里一边看言情小说,,一边讨论八卦,当然了,偶尔也会记得给他们端茶送水,递递毛巾什么的。

终于把活干完,院子收拾干净了,王海他们个个都像刚从煤矿底下刚钻出来的矿工一般。

于是,衣服也不脱,就直接冲出院子,跳进河里畅游一番,洗去一身的黑泥和疲劳。

当然了,这个时候,王淳渊和曹柳飞只能站在边上干瞪眼,还得小心王海他们把水往她们身上泼。否则一不小心就成了湿身少女。

玩闹了一番之后,王海他们上岸换上干净的衣服,五个人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一边吃着王海母亲熬的绿豆粥和刚新鲜摘下来的葡萄,一边开始讨论陈佳娅的事情。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