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伙目不转睛地,万分紧张地盯着少女和曹柳飞。

只见少女跪在地上,双手交错放在曹柳飞肋骨和胸骨相接处,双臂伸直压下,然后放松,然后再压下,有节奏地重复着。

大概压了三十次左右。少女用手指夹住曹柳飞的鼻孔,另外一只手张开她的嘴。少女深吸了一口气后,毫不犹豫地伏下身去,嘴对嘴贴住曹柳飞的嘴巴,缓慢地往里吹气。

王海后来才知道少女在做的叫做CPR,心肺复苏。

就在少女快要筋疲力尽的时候,曹柳飞终于醒了。

 “我死了吗?”当她张开了双眼,看到了眼前四张焦急的脸孔,困惑地问道。

“可你们怎么会在这里?”曹柳飞悠悠地吐了一口气,眨了眨眼。

 “死三八,你刚才吓死我们了。”王海喜极而泣,第一次觉得死三八的眼睛眨起来那么好看。经历了东山岭的那个夜晚之后,王海体会到了生命的宝贵和脆弱。

曹柳飞把脸转向了那个叫榕儿的少女。

“王淳渊,你怎么变样了,好像比以前更漂亮了。”

“你好,我不是王淳渊,我叫陈佳娅。你们可以叫我榕儿。”少女笑着说道。

“蓉儿?”王海他们瞪大了眼睛。这才发现,眼前的这位美少女的确透着一股灵气。

“黄老邪到底有几个女儿啊?”王海困惑地说道。王海班的确有个女生,名字就叫做黄蓉。

“不是黄蓉的蓉,是榕树的榕。”少女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禁笑了起来。

“榕儿是我的小名。”少女大大方方地向他们伸出了手。

王海莫名感动脸上一阵发热,不好意思地把自己满是泥浆的手藏在了身后。

“谢谢,谢谢。”死胖子倒是是毫不客气地和少女握起了手来,而且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直到徐南实在看不下去了,出手相助,陈佳娅方才得以把手抽了回来。

“死三八,刚才是榕儿救了你。快谢谢人家。”王海努力想要试着把曹柳飞从地上扶起来。

曹柳飞也想要挣扎起来,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

“先躺着别动。”少女赶紧示意王海把曹柳飞的头平放下来。

就在这时,刚才辆吉普车又开了回来。

“快上车,去医院。!”司机推开车门对他们喊道。

四人一块用力把曹柳飞抬上了后座,跟着所有人都以极其怪异地姿势挤进了吉普车里。

吉普车向着医院方向,疾驰而去。

陈佳娅把他们送到医院就马上离开了。看着吉普车再次消失在雨里,王海这才醒悟过来,他们忘了问救命恩人的联系方式。

“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遇见她。”王海感觉到自己居然莫名其妙地牵挂起了一个陌生人。

这种奇怪的感觉,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曹柳飞在医院,经过检查,没有大碍,躺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就出院了。

下了一天一夜的大雨,也终于停了。

“雨过天晴,真好!”在医院守了一宿的王海站在医院外面,对着刚刚升起的太阳,张开双臂伸了个懒腰,开心地说道。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