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柳飞家后面,斜坡底下,是一个大水塘。要不是大水塘起了缓冲作用,情况肯定更糟糕。

即便如此,倾泻下来的的山泥还是在曹柳飞住的那栋楼后面堆砌成了将近三层楼高的土丘,湿漉漉的山泥冲出了马路,到处都是,让人寸步难行。边上的路灯和树木也被冲倒了许多,有些甚至被埋在了泥土里。

附近也有几栋楼同样被山泥冲得东倒西歪,有些住低楼层的居民已经从楼里爬了出来开始展开自救,一些被困在高处的的居民,则纷纷往下跳,幸亏下面是厚厚的山泥。

现场一片废墟,如同世界末日一般。

王海三人心急火燎地冲上了上去,但泥水拖慢了他们的进度。

他们三人手拉拉手,好不容易才爬上松软的土丘。

他们浑身上下都沾满了泥浆,只剩下眼睛是干净的。

“死三八!”

“死三八!能听到我们说话吗?”

王海用手扒着玻璃窗,大声向里面喊话。

房间里面漆黑一片,一点动静也没有。

“死三八,会不会死了?”死胖子忍不住哭了起来。

“闭上你的乌鸦嘴。”徐南骂了一句,虽然他自己也在强忍泪水。

“我爬进去看看。”徐南刚想从玻璃窗里面钻进去,王海拉住了他。

“让我来吧,我比较瘦,比较容易进去。”王海一边说着,一边飞快地把上衣脱了,裹在手当手套用。支离破碎的玻璃窗上还有些些没没完全碎掉的玻璃。

王海在徐南和死胖子的帮助下,终于从玻璃窗里钻了进去。

“把火机给我。”

徐南努力伸长了手臂把火机递给了王海。

王海打着了火机。

在微弱的亮光下,王海终于在地板上的淤泥中发现了曹柳飞,她只剩下头部露在外面,脖子以下全被埋在了泥里。

“死三八!”王海大声地叫道。

但曹柳飞一点反应也没有。

王海赶紧摸了摸死三八的鼻子。还有气息,不过已经很弱了。

就在十五分钟前,当她刚接到王海电话的时候,山体就开始滑坡,山泥如同黄河水一般向下翻滚而去,伴随着巨大的轰隆声。整栋楼都在跟着震动。如同地震一般。

巨大的泥石流冲落到了水塘里,溅起巨浪有十几层楼那么高,巨浪打在了玻璃窗上,玻璃全碎了。

大水塘无法容纳的泥土开始向小楼涌来。曹柳飞吓得赶紧扔下手里的电话,跌跌撞撞中跑向自己的房间。就在这时整栋楼开始倾斜。

还没等曹柳飞来得及转身关门,泥土就挤破了客厅外面的门和玻璃窗,涌了进来。

曹柳飞被裹进了泥土流里,她努力地想要站起来,但压在身上的泥土越来越多,越来越高。曹柳飞感觉到腹腔的压力越来越大,呼吸越来越困难,最后昏迷了过去。

“死三八,快醒醒,快醒醒!”王海一边呼喊着,一边拼了命地挖。

“快进来多一个人,我一个人挖不过来。”王海几乎要哭了起来。

死胖子,马上弯下腰,示意徐南踩着爬上去。

徐南踩着死胖子的小蛮腰,从窗户里爬了进去。

两人一边哭,一边挖,终于把曹柳飞从泥里挖了出来。

但无论他们怎么呼叫,曹柳飞都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不行,得赶紧送医院。”徐南说道。

两人用力把曹柳飞抬起,从窗口递了出去。

外面的死胖子一时接不住死沉死沉的曹柳飞,一个不稳,抱着曹柳飞从土丘上滚了下去。徐南和王海,赶紧从窗口爬了出去,连滚带爬地下了土丘,把曹柳飞从躺在地上仍旧紧紧护着她的死胖子的怀里抱起。

三个满身泥浆的少年,抱着一个满身泥浆的少女,一路哭着向医院方向跑去。

就在这时,一辆北京吉普在雨中快速驶来。

徐南赶紧招手示意停车。但吉普车并没有要停的意思,疾驰而过,溅起的水花打了他们一身。

“混蛋!”徐南忍不住骂了一句。

话语刚落,吉普车就来了个急刹车。

一个目光炯炯的中年男子和一个模样清秀的少女从车里钻了出来,跑向了他们。

“怎么回事?”中年男子问道。语气平稳,一点也不慌乱,一看就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

“山泥倾泻,刚从泥里挖出来。”王海哭着说道。

中年男子迅速伸手接过曹柳飞,平放在了地上,跟着用手摸了摸曹柳飞的脖子,俯身听了听心脏。

“没有心跳了,送医院已经来不及了,必须要马上做心脏复苏。”

“榕儿,这里就交给你了,你按照爸爸以前教你的,帮这位姑娘做心肺复苏。”

“爸爸有紧急任务,必须马上要回局里,一会我派车过来送你们去医院。”

“放心,这里有我。”少女头也不回地说道。她已经跪在了地上,开始给曹柳飞做起了心肺复苏。

中年男子迅速跑回车里,车门一关,吉普车飞快地消失在了雨中。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