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在东山岭发生的事情的真相,只有八个在场活下来的人,外加上一个武装部的赖部长知道。

 美国气象学家洛伦兹(Lorenz)说过,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能在两周后在美国德克萨斯引起一场龙卷风。

大年三十晚上,在东山岭上,扇动的翅膀的可不是一只蝴蝶那么简单。一场席卷小镇的龙卷风,正在酝酿着。

三天后,大年初三。

凛冽的北风,不停刮起地上积了厚厚一层的鞭炮纸屑,在小镇的大街小巷里的扬起一阵阵红雨。

随处可见的电线杆上的高音喇叭,里面的女声正在激昂地播报着新闻。

“重大简讯:就在公安部发出严厉打击黑社会有组织犯罪号召的同时,我镇公安民警一举破获一个具有严重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在抓捕过程中,该组织的骨干成员,不顾民警的鸣枪示警,公然持械拒捕,以陈绍华为首的十二名亡命之徒,被我英勇民警当场果断开枪击毙,并在现场缴获一把失窃的军用56半自动步枪,子弹十发,火铳五支….  …”

小镇北岸,陈家祠里里外外被围得水泄不通,几乎所有陈姓宗亲都赶来了。

祠堂的大院里,躺着十二具盖着白布的尸体。祠堂里外哭声一片。几个妇人当场哭晕了过去。

“这都是姓王的干的好事,我们找他们算账去!”不知道是谁振臂一挥,怒火如同星火燎原一般,从陈家祠开始,一路蔓延着,沿着缔和桥,向南岸烧去。

陈姓宗亲端着火铳,飞舞着锄头、镰刀、斧头、甚至是太平天国时代留下的大刀长矛、杀过了缔和桥,小镇主干道两边,王姓所开的的商铺、饭馆、旅馆几乎全被砸了个稀巴烂,就连王家祠也被一把火烧掉了一大半。王姓宗亲更是被打死一人,伤近十人。

王姓宗族迅速组织反击,一场持续了一天一夜,小镇史上称为九二三暴动的大浩劫开始了。

双方甚至连土炮都推了出来,小镇的中心成为战场,到处是浓烟滚滚,杀声震天。

一向平和的小镇,露出了它狰狞的一面,吞噬着生命和财产。

最后出动了当地的武警中队,这场暴乱才得以平息。

这场暴乱的代价是极其惨重的,双方共死十人,伤者近百,其中重伤二十五人,房屋被烧毁二十三栋,车辆被烧毁二十八辆,具体财产损失无法统计。

更让人心疼的是,陈王两大宗族之间仿佛又回到了农耕时代的对立,无论是政治上还是生活上。

弥合这道伤痕,或许需要几代人的时间。

王军的父亲,在紧随着的政治斗争中,败下阵来,被以平息暴乱指挥不力为由,降职调到了另外一个地方担任一个看守所的所长。

王军也要跟着转学了。

临别前,四人在西门桥底下抱着哭得一塌糊涂,最后相约十年后,东山岭再见。

东山岭那个惊心动魄的夜晚和小镇暴动,在他们青春,写下了沉重的一笔。三人因此变得成熟稳重了许多,不再是以前的懵懂少年了。

一晃眼,王海、徐南、死胖子已经是伯安中学,高中一年级的新生。

王海最近发了疯似地长个子,已经和徐南、死胖子一般的高度了。再也没有人说小个子王海了。

王海被分在了一班,徐南和王淳渊二班,死胖子三班,曹柳飞四班。

与此同时,公安局的新局长也走马上任了。

据说,新上任的局长姓陈,他正在读高一的女儿也要跟着转学过来。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