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时,四人眼前出现了一片灿烂的花火。一片铁砂在惊天动地的响声中向着他们扑来。

十二少手里的几条火铳同时开火了。

徐南迅速急打方向,但为时太晚,汽车的挡风玻璃被击中了,玻璃碎粒四溅,四人均感到脸上一片灼热。

解放牌货车再一次在离心力的作用下,开始倾斜。

但这一次,幸运之神没有眷顾他们。

货车侧翻在地上,在巨大的惯性作用下,向着练兵场的外侧,悬崖方向滑去。

眼看着货车就要滑落悬崖,车身被悬崖边上的一块大岩石挡了一下,稀释了部分动量。

货车终于停了下来,但车头已经冲出了悬崖边,悬在了空中。

可怜的王海,又在一次被压在了底部,而且是所有人的重量都压在了他身上。更糟糕的是,最上面的徐南在巨大的碰撞中,头部撞到了方向盘,晕了过去。

四人,像叠罗汉一样,隔着一道车门,悬在了高达百米的悬崖上。

满脸鲜血的王军从晕眩中清醒过来。他用力想要推开压在他身上一动也不动的徐南,货车晃了晃,发出了巨大的响动,悬崖边上被压碎的岩石,纷纷跌落。

千钧一发,货车随时可能跌落悬崖。

“千万别动!”被他压在底下的死胖子和王海惊恐地发出了尖叫。

与此同时,陈绍华他们从刚才令人窒息的意外中回过神来,纷纷狂笑着向悬崖方向走去。

“兄弟们,我们帮他们一把,把车推下去!”陈绍华歇斯底里地大叫着,如同抽了白粉一般亢奋。

“推!推!推!”十二少个个都兴奋了起来。

四个少年,危在旦夕。

就在这时,两辆警车呼啸着冲上了山顶。两辆车迅速分开,跟着一个漂亮的漂移。四道光柱将还没回过神来,目瞪口呆的十二少锁在了中间。

此时陈绍华他们距离悬崖边上,摇摇欲坠的货车只有几米的距离。

警车的车门迅速被推开,从警车里面钻出四个手持79微冲的警察。为首的就是王军的父亲,王局长。

“都不许动!全部给我蹲下!”跟着王局长一块上来的还有他的老部下,刑警队的何队长。

“何叔叔,快救我们,车子要掉下去了!”王军听出了何队长的声音,欣喜若狂地喊道。

“儿子,千万别动!”听到儿子呼救声的王局长心如刀割一般。

“哈哈哈,原来车上的是令公子啊。”陈绍华站了起来,哈哈大笑着,发出了与他年龄完全不相衬,极度狰狞的笑声。

“蹲下!”何队长举起79微冲,朝天开了一枪。

陈绍华丝毫不理会何队长的鸣枪示警。

 “局长大人,我们做个交易吧。””陈绍华认出了王局长的警衔。

“现在情况危急,这货车随时可能掉下去,局长大人想要救你儿子就必须得赶紧动手。我们是你们的累赘。只会浪费你们的时间。只要你们放我们走,你们马上就可以救人。”

“休想!”王局长大声呵斥道。

“那好,我们就和你儿子一起同归于尽!”

“兄弟们,都站起来,我们把车推下去!”

“推下去,推下去!”十二少纷纷从地上站了起来,跟着起哄。

 “有本事把我们全部打死!”陈绍华叫嚣着。

这时,又有一块岩石被压碎,掉了下去,货车跟着晃了晃,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吱吱声。

王军、王海和死胖子被吓得开始哭了起来。

“爸,快救我们!”王军泣不成声。

“王军!别慌!”王局长虽然心乱如麻,但依然故作镇静。

“局长大人,时间就是生命,快做决定,放还是不放,救还是不救!”陈绍华步步紧逼,和王局长打起了心理战。

“怎么办!”王局长心里痛苦万分!干了几十年公安,经历过无数大场面,被一群少年威胁,还是第一次。

“他说的没错,时间不等人,必须要马上做出决定。”王局长咬着牙下了一个这辈子最难,但也是最快做出的决定。

就在一个礼拜前,他刚接到了上级的通知,一场席卷全国的扫黑严打运动已经开展。

“好,我放你们走!”王局长端着枪,一边慢慢向着悬崖方向移动,一边大声说道。与此同时,他对着何队长以及另外两个同样忠心耿耿的老部下使了个眼色。

跟了他十几年的老部下们马上明白了老领导的意图。

“等我们把路让出来,你们马上可以走人。”心领神会的何队长他们也跟着王局长一同慢慢移动悬崖方向。

四个警察站成一排,挡在了货车前面,往练兵场方向的路,门洞打大开,完全让了出来。

“谢谢局长大人,山水有相逢,再会。”陈绍华得意地拱手作揖,一副老江湖的派头。

“王军,你们千万不要动!无论如何都不要动!”王局长忽然对着驾驶室大声说道。

陈绍华顿时从王局长老鹰一般的眼睛里,察觉到了一股杀气,一股令他全身都在颤栗的杀气!

“兄弟们,上当了,快冲上去,把车推下去!”陈绍华竭尽全力大叫了起来,发了疯似地向着货车冲去。

话音还没落,四支79微冲黑洞洞的枪口喷出了火焰。

时间刚好是凌晨十二点,山下,山下,同时响起了惊天动地的爆鸣声。

新的一年,在硝烟中到来了。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