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如霜的月光月光下,十二个如同鬼魅一般的身影,站立在山顶的练兵场上,个个手里提着长刀、斧头,其中几个肩上还扛着将近两米长的火铳。

陈绍华带着铁潭帮最初的“创业团队”铁潭十二少,已经在山顶的练兵场恭候多时了。

因为风声紧,所以没他们敢带上喽罗们,怕树大招风。反正,收拾徐南王海他们几个,绰绰有余了。

凛冽的北风掠过,山顶一片风声鹤唳。

 “你们是说这里会不会真的有鬼?”老六陈海岸裹紧了身上的军大衣,看了看四周的环境,想起关于山顶闹鬼的传说,心里不禁有点发怵。

“我们十二少向来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还怕鬼?”旁边的老七陈育锋冷笑了一声。

“大哥,你说这几个臭小子是不是吃了豹子胆,就凭他们几个,居然敢下战书,约我们出来决战,真是自找死路。”老五陈小健站的有点腿脚发软,索性将肩上的火铳卸下,扶在手里。

“也好,今晚就来个了断。”身披与《英雄本色》里小马哥同款风衣,嘴里叼着一根三五牌香烟的的陈绍华手指轻抚着锋利的刀锋冷冷地说道。对于那天晚上趁机跑掉的那两个,陈帮主一直耿耿于怀。

“老大,你说这几个臭小子真敢来吗?”说话的是为了耍帅依旧死扛着死沉火铳的老二陈仕。

“他们来不来不要紧,关键是我们敢不敢来。出来混,最重要的就是要讲诚信!”陈帮主教训道。

“你说他们会不会是报了警,把我们骗到这里来?”老三,绰号军师的陈峰国有点担心,他一直觉得风声这么紧的情况下赴约会并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他们敢?条子要是来了,我们把他们一块端了!从此这个天下就是我们的了!”陈绍华望着山下的灯火阑珊,意气风发地说道,大有指点江山的意思。

“有人来了!”老四陈国营指着练兵场的另外一头怪声叫道。

在轰隆隆的引擎声中,两束探照灯一般的光柱跃上了练兵场。

徐南一脚踩下离合,一脚踩下刹车。

徐南踩了一脚空油,解放牌的引擎发出巨大的咆哮声。

对方似乎被这来势汹汹给吓了一跳,但很快就稳住了阵脚。

在适应了光线后,十二少很快认出了驾驶座里面坐着的就是那几个不知不知天高地厚的伯安中学的学生,不过那个瘦高个却是第一次见。

双方在练兵场的两头对峙着。时间好像凝固了一般。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王海一眼认出了那个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光头以及那双阴霾的眼睛。

他把短管火铳从牛皮包里面拿了出来,扳起击铁,恨不得马上就冲下车去开枪。

“别冲动。”死胖子一手紧紧抱住怀里的五六半自动,一手拦住了他。

“死处男,给他们来个下马威!”王军拔出腰间的六四手枪示意徐南冲过去。

徐南抬起离合,踩下油门,并迅速将换挡杆推到二档。解放牌货车猛地向着十二少冲了过去。

刚才还摆着各种姿势耍酷的十二少纷纷向两边躲避,十分狼狈。

四个少年在车里开怀大笑着,享受着这从没有过的痛快淋漓,快意恩仇。

货车眼看就要冲出练兵场,徐南向右急打方向,货车在巨大的离心力作用下,左边轮子离开了地面,倾向了一边。

四个少年在驾驶室里尖叫一片,惊恐的眼睛睁得老大,见证着以前只有在电影院才能看得到的动作慢放。眼前的一切慢慢倾斜,跟着又慢慢回正。短短数秒的时间好像被硬生生拉长了十几倍一样。

最惨的是坐车门边上的王海,王军和死胖子的重量全部压在了他身上,快把他压成一个柿饼。

车轮终于重新落下。

大伙吓出了一身冷汗。

徐南迅速回打方向,解放牌货车向着刚拢在一起的十二少再次冲了过去。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