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晚,王海借口说累了,早早就入房熄灯睡觉。

十分钟后,一个人影从房间里偷偷溜了出来,蹑手蹑脚地从后院溜了出去。

王海从城西一路走到了城东,跟着拐进了阳明一小后面的一条小巷。武装部的家属楼就在这小巷的两边。死胖子家住一楼。他房间的窗户正好对着小巷。

死胖子的房间亮着灯。

王海刚想敲玻璃,忽然听到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

他仔细一听,是死胖子的声音。

“我已经查到陈绍华那帮王八蛋躲在哪里了。他们这段时间一直在古寨那边避风头。”

“还有,我已经让人给陈绍华带话了。已经约好了,年三十晚上十二点,东山岭的山顶见。谁不去谁就是乌龟王八蛋,以后就别在江湖上混了。”

 “对了,死处男,你那边进行的怎么样了?”

“这段时间已经练习的差不多了。我看上山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说话的是徐南。

“对了,这事你真打算瞒着王海吗?”“

“难道你还打算把王海拖下水啊?难道我们把他害得还不够惨吗?”死胖子语气里充满了愧疚与自责。

“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怕他心里难过,这段时间我们都没去看过他。每回想起他躺医院里的样子,我都恨不得插自己一刀。”一向死要面子的徐南竟然忍不住哭了起来。

“那王军呢?我们要不要通知他?”死胖子问道。

“这段日子,他一直躲着我们,就算通知他也是白搭。还是算了。”徐南犹豫了一下。

“对了,保险柜的钥匙你配好了没?”

“早就配好了,你看。”死胖子道。

“记住了,擒贼先擒王,我们把陈绍华抓住了,就马上撤退。他们人多势众,不能和他们纠缠。”

“时间不早了,我得赶紧回去。记住了,明天早上五点,六角亭见。”徐南道。

果然不出所料,他们正在计划复仇计划。王海听的热泪盈眶。

正在这时,他忽然感觉到自己后面好像有人。

“谁!”他吓得一哆嗦,本能地回头大喝了一声。

“是你?”王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知道什么时候,瘦高个王军站在了他身后。一段日子不见,个子好像又长高了。

王军什么也没说,上了前去,把王海紧紧抱住。

曾在心里埋怨王军冷漠无情的王海感觉到王军的泪水滴在了肩膀上,顿然释怀,一股暖流涌上了心头,驱散了冬夜的寒冷。

死胖子和徐南推开了窗户,惊讶地看着他们俩。

“什么情况,你们两个!”徐南的眼睛瞪得比铜锣还大。

“等我们一下,我们马上出来。”死胖子一边关窗,一边说道。

四人和从前一样,跑到了西门桥的桥底下,生了一堆篝火取暖。

死胖子好像变戏法一样,从口袋里拿出几个红薯,扔进了火里。

“你什么时候拿的红薯?出门前我压根没看见你进厨房啊。”徐南张大了嘴巴,惊讶地说道。

“邻居家放楼道下的。我顺手拿的。”死胖子嘻嘻地笑了起来。

“狗改不了吃屎,这个时候还记着吃。”王军狠狠揍了死胖子一拳。

之前的隔阂在笑声中消失地无影无踪。

四人一边烤着火,一边商量着年三十晚上的事情。

夜慢慢深去,烤红薯的香味从炭火里飘了出来。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