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王海醒来的时候,脑海一片空白,完全想不起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努力想要回忆,脑袋却疼得要炸一般。

他极力睁开双眼,却只能勉强打开一条缝。从极窄的视界里,他发现自己浑身缠满了绷带,腿吊的老高,上面打了厚厚的石膏。

他终于明白了过来,原来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王海并不知道,他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刚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回来。

他感到腹部一阵剧痛,想要伸手去摸,却发现动弹不得,原来手上也同样打了石膏。

他努力调节瞳孔去适应四周的环境,当视野开始清晰,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母亲关注的泪眼。他忽然发现母亲头上多了许多白发。好像一下子老了很多。

王海想开口叫妈,却只感觉到自己的嘴唇动了动,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母亲伸手想要去爱抚他的脸,但却把手缩了回去。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脸部胀痛发麻,母亲是怕弄疼他。

这时,一个年轻漂亮的护士进来了。

“你好,我叫凌比翼。别人都叫我零比一。从今天开始,我是你的护士。”长相甜美的护士说起话来,声音像银铃一般动听。

“阿姨,你又是一宿没睡吧?这样下去,身体会垮的。”

“没事,没事。”母亲把脸转开,偷偷抹去眼角的泪水。

“这位同学,你真命大。医生说了,那把刀只差一公分,就捅到心脏上去了。”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阿姨你想开点。”护士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安慰起泪如雨下的王海母亲。

护士不敢再说什么了,检查了一下王海的伤口,换好了吊瓶之后,就悄悄地掩门出去了。

王海的母亲晃了晃身子,方才勉强站了起来。她艰难地俯下身子,用湿了水的棉签,点润王海干燥的嘴唇。

王海这才发现,母亲的眼睛布满了血丝。

无法动弹的王海,任凭眼角的泪水,无声地流下。

他这才想起,自己在昏迷前,一个光头男把一把刀狠狠捅进了他的腹部。他永远也忘不了光头男那狰狞、凶狠的目光。

王海并不知道,要不是王淳渊和曹柳飞带着保安队的陈永奇和朱拥军及时赶到的话,自己就算有十条命也活不过当晚。

他更不知道的是,当晚他家的小食馆被一群黑衣人砸了个稀巴烂,店里一片狼藉,就连一个完整的碗都找不着。

 “小海啊。你好好在床上躺着。妈现在就回去给你熬鸡汤,一会就回来啊。”王海的母亲爱抚着儿子的手指。这是王海身上唯一完整无缺的地方。

王海用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母亲满是皱纹的手,当是回应了母亲,好让母亲不要那么担心。却没想到让母亲更是难过。

母亲好不容易才平复了心情,摇摇晃晃地向门口走去,在门口回头望了许久,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王海的母亲前脚刚走,王淳渊和曹柳飞就从门口溜了进来。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