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徐南他们出了校门沿着斜坡往下走的时候。这才发现情况比他们想象的还要严重。

斜坡两边已经站满了拿着各种武器的黑衣人。一个剃着光头,貌似头领的人,站在坡底在昏黄的路灯下,用阴霾的眼神打量着每一个经过学生。似乎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他们的目标。凡是被这眼神掠过的人,无不胆战心惊。

这个光头就是铁潭帮的帮主,陈绍华。

当晚他在堂口从他的手下,那个被徐南他们抽得皮开肉绽的小头目口里听说了整件事的经过之后,气得拍案而起。桌上还没来得及吸完的白粉,震落了一地。

铁潭帮成立以来,从来没有受过如此赤裸裸的侮辱。

他立马下令,召集所有人马,今晚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那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找出来,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对于那几个临阵脱逃的新喽罗,他亲自执行了家法,挥着专门用来行刑的,又粗又长的竹板,在每人背上狠狠抽了五十下。最后还用刀在他们腿上划上一刀,然后撒上盐包扎起来。疼得那几个喽罗差点没当场晕过去。这不,现在还在堂口里躺着呢。

学生们都知道,今晚一定会有大事发生,但谁也不敢停留。就连那些平时最爱围观看热闹的主,也纷纷加快了脚步。

陈绍华边上还站了一个头和手都包扎着纱布,被人扶着才能勉强站立的人。这个人就是那挨了揍的小头目。小头目努力地睁开淤肿的双眼,在人流中寻找他的仇家。

王海他们越往下走,心里越害怕,越是后悔。

“真不该死要面子。早知道听劝,从后门走算了。”徐南心里懊悔极了。两边的黑衣人,一路数过来,起码上百人。一旦动起手来,场面随时有可能失控,搞不好真会被他们打死。他不禁想起了那天晚上伏击吴贱的事情。他们才四个人,一动起手来,场面就已经完全失控,更何况对方这么多人。他越想越害怕。

徐南撇了一眼斜坡底边上的一条小巷。那条小巷四通八达,如果从那里冲出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他们几个跑山已经跑了快一年了。应该有机会能甩开这些人。

“就是他们三个!”正当徐南准备暗示王海和死胖子准备开跑的是时候,一个愤怒的声音,随着一只扎满了纱布的手的举起,精确无误地射向了他们。

就算他们烧成了灰,小头目也认得他们三个。

“快跑!”徐南迅速推了王海和死胖子一下,指了指着小巷入口的方向。那个方向,只站了两个拿着棍子的黑衣人。

三人马上拎起装有砖头的军用挎包一起向着巷口方向突围而去。

巷口的两个黑衣人举起了棍子想要拦住他们,但马上被来势汹汹的三个书包吓到了,本能地躲避到了一边。

一转眼,三人冲进了小巷,一路狂奔,后面是潮水一般,举着各种武器的黑衣人在追赶着。喊杀声不断在小巷里回荡着。

王海后来回忆当晚的情形,似乎是一片空白,他唯一有印象的就是,那天晚上的月光,好冷,好冷。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