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自习下课后。

徐南、王海、赖锷、曹柳飞、王淳渊五人随着放学的人流往校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热烈地讨论着,还沉浸在之前见义勇为的的兴奋中。

“还是死胖子聪明,想起了用武装带还击。”王海对着死胖子竖起了大拇指。

“这叫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徐南捶了死胖子一下笑道。

“要不然,没准我们现在已经躺医院里了。”王海想了想开始觉得有点后怕。

“呸呸呸,大吉利是,别乱说。”徐南斩钉截铁地打断了王海。

“我看他们也就是装装样子,专挑软柿子捏。你们知道他们为什么专门跑到澡堂门口勒索吗?就因为去澡堂洗澡的都是些外地学生。欺善怕恶,这帮人真不是东西!”徐南说着说着又开始激动了起来。

 “要是我们手里有枪就好了,可以替天行道。”徐南不无感叹地说到。

一提起枪,死胖子忽然想起了什么。

“哦,对了,武装部礼拜天组织民兵进山打靶,你们谁想去啊?”死胖子的提议让小伙伴们顿时雀跃了起来。

“去,去,去!大哥带上我。”王海和徐南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一脸的奉承样。看得曹柳飞和王淳渊直掉眼镜。

“没出息的东西。”两人学着某人般翻了个白眼后,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王海和徐南他们俩一直羡慕死了死胖子,能时不时能沾他爸的光,跟着民兵一块出去打靶什么的。不过,死胖子也真够义气,每回还不忘给他们带一堆五六半的子弹壳回来。

“不过说好了,到了靶场一定要听从指挥,枪这种东西可不是闹着玩的。我死缠硬磨,我爸才同意把你们带上的,到时可别给我爸惹麻烦。”一向自封为武器专家的死胖子认真了起来。

“一切服从党的命令!”徐南和王海啪的一声,双腿并拢,向死胖子敬了个礼。

枪对于每个男孩来说,都有着不可抗拒的诱惑。他们之中,只有死胖子和王军有机会接触枪。死胖子曾经神秘兮兮地告诉他们,他爸还在家里放了一把五六半自动和一箱子弹,并叮嘱他们千万不能说出去。王军也不甘示弱,有一次,王海他们去他家玩的时候,王军把他爸放书桌里面的六四手枪偷偷拿出来拆给他们看。

在那个时期,枪支的管理可没有现在这么严,尤其在这么一个山高皇帝远、民风彪悍的小镇。

快到校门口的时候。他们班的陈伟劲气喘吁吁地从校外跑了进来,伸出双手截住了他们。

“你们赶紧从后门绕道走吧。”长得比死胖子还胖的陈伟劲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我刚才下了斜坡,发现底下两边站了很多穿黑色衣服的人,手里大都拿着棍子、西瓜刀、单车链什么的。我看十有八九是冲你们来的。”死胖子几乎用尽最后一口气才把这么长的一个句子说完。真是亏难了他带着一身肥肉跑了这么长的一条斜坡上来通风报信。

徐南王海他们见义勇为的事情在晚自习前已经传得整个初中部的人都知道了。

“怎么办?”曹柳飞急得直跺脚。

“我们还是走后门吧。这帮人可是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的。阳明中学就是被这帮人搞得乌烟瘴气我才转学的。”王淳渊担心地说道。她在阳明中学的时候就已经听说了不少这伙人干的坏事,件件都骇人听闻。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们还是走后门吧,安全第一。”王海表示同意王淳渊的意见。

“走后门太丢人了。”徐南的牛脾气又犯了。他从来不屑当逃兵,更何况且当着外人的面。

“我们就走前门,看看他们能把我们怎样。再说了,我们学校不是还有保安队吗。”

 “就是!别看他们人多势众,难道他们真敢拿刀捅我们?我看他们最多就是做做样子。如果这次躲了,岂不是一辈子都要躲着他们。”死胖子义愤填膺地说道。

“再说了,他们也不一定是冲我们来的。”徐南安慰王海道。尽管这个可能性非常低。

“好吧,那我们我们就走前门。”王海只好硬着头皮同意了。

“这件事情和你们没有关系,别和我们一快走。等我们下了斜坡你们才好出校门。”遇事一向有主见的徐南叮嘱王淳渊和曹柳飞道。

“要走一起走!”曹柳飞犯起牛脾气来跟徐南有得一拼。所以大伙时常怀疑他们俩到底是不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妹。

“徐南说的没错,否则到时乱起来,他们还要兼顾我们,到时大家都跑不了。”王淳渊的脑子比曹柳飞清醒多了。

“我们去找保安。”王淳渊低声对曹柳飞说道。

操场边上的校道刚好在维修,路边放着一堆青砖。

徐南、王海、赖锷每人拿了一块砖头放在了平时当书包用的军用挎包里里,三人肩并肩,怀着纠结的心情向校门口走去。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