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钱,要不我把澡票和饭票都给你们好了。”说话的是一个瘦弱的男生,他刚从里面洗完澡出来,正准备回学校食堂吃晚饭。

“谁要你的澡票和饭票。我们要的是钱!”其中一个黑衣人把瘦弱男生手里的桶一把抢了过来,摔在了地上,再狠狠踩上一脚。红色的塑料水桶马上四分五裂了,里面的衣服、毛巾、肥皂摔了一地都是。

“给我搜。”貌似小头目的一个黑衣人狠狠地说道。

几个小喽罗一拥而上,把瘦小的男生推搡到墙上。

“这是什么!”一个黑衣人从他兜里搜出了几张十块钱。

“敢骗老子!”小头目狠狠地抽了瘦弱的男生一个耳光。

“那是我放假买车票回家的钱。”小男生哭了起来,刚伸手想要把钱抢回来,肚子就已经狠狠挨了几拳。

瘦弱的男生捂着肚子痛苦地挨着墙滑落到了地上。

小头目并没有打算放过他的意思,抬起脚,对着他的头狠狠地踹了过去。

小男生倒在了地上,放声大哭了起来。

几个喽罗看见老大动手了,立马像打了鸡血一般,围了上去,对着这个男生拳打脚踢。澡堂里的学生一见情形不对,全都退回了澡堂里面,不敢再出来。那些原本要进去洗澡的学生,一早就躲得远远的,避之不及。这种情况下,谁还顾得上洗澡。

小男生被打得在地上滚来滚去,不断哭着哀求他们停手。

王海他们这才认出这小男生就是他们班个子最小,最瘦,最内向的住校男生黄红伟。

“住手。你们还有没有人性!”王淳渊和曹柳飞再也看不下去了,愤怒地大声指责这帮畜生。

“哦哦,这不是我们以前的校花吗?”小头目马上认出了王淳渊。

小头目把手一挥,几个黑衣人,马上围了过来。

徐南、王海、死胖子一看情况不妙,马上挺身而出,把王淳渊和曹柳飞两人挡在了身后。

“哎呦,还玩英雄救美啊,你们他妈是不是活腻了!“小头目凶神恶煞地说道,同时把黑色的风衣往外一撩,露出里面用报纸包着的西瓜刀。

徐南他们心里全都咯噔了一下。这下麻烦大了。他们三人手里最有杀伤力的武器就是恐怕就是书包笔盒里的铅笔刀。

三人护着王淳渊和曹柳飞一步一步往后退。

几个黑衣人步步紧逼,丝毫没有见好就收的意思,全都把磨得锋利的西瓜刀从腰间拔了出来。

徐南他们眼看就要被这几个黑衣人逼到了墙角,已经无路可退了。

就在这个时候,死胖子对着王海和徐南使了个眼色,并用手摸了摸腰。王海和徐南马上明白了死胖子的意思。

那个时候,他们用的皮带都是死胖子从武装部拿出来的军用武装带。厚厚的皮革加上又大又厚的金属搭扣扣飞舞起来杀伤力不逊于木棒、西瓜刀。

三人点了点头,默契地同时把书包狠狠往黑衣人身上扔去。就在黑衣人躲避的同时,他们迅速地把武装带从腰间抽出,飞舞着冲了上去。

狗急了也跳墙,更何况三个护花心切,正值青春发育期的男生。况且,经过吴贱一役,三人的心理素质已经大大提高。要是换了往日,这种情形,王海早就腿脚发软了。

估计小头目新找来的几个小喽罗并没有什么实战经验,几个回合下来,就已经明显处于劣势。其中一个干脆把西瓜刀一扔,顾着自己逃命去了。

剩下两个,一见势头不对,也赶紧脚底抹油溜了,只剩下一个小头目一个人飞舞着西瓜刀在死撑着。

三条武装带同时对着小头目狠狠地抽了过去。

小头目被抽得头破血流,手里的西瓜刀也不知道飞哪里去了。小头目转身跑进一条小巷,没跑几步就被徐南从后面追上,一脚踹倒在了地上。

三人用武装带对着小头目的屁股,一顿狠抽,小巷里响起了杀猪一般的惨叫声。

要不是王淳渊和曹柳飞跑过来拉住他们,估计小头目真的就要变成一条死猪了。从澡堂出来的学生,在边上围了一圈,用力地拍起了掌来。

徐南、王海和赖锷感觉自己像英雄一般,享受着这特殊的荣耀。

但做英雄是有代价的,而且是血淋淋的代价。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