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王军回到家的时候,他的父亲,公安局的王局长,正坐在客厅的太师椅上,一边抽着烟斗,一边看着报纸,他的母亲则在厨房里忙碌着准备午餐。

“爸,我回来了。”

“嗯。”王军的父亲抬起头,从眼镜缝里看了他一眼,便又继续低头看他的报纸。

王军已经习惯了父亲这种不冷不热的态度。尽管有时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他亲生的。

“妈,今天做什么好吃的?”闻着味道的王军直接溜进了厨房。

“中午吃酿豆腐、白切鸡、韭菜炒泥鳅和炸河鱼。周末了,好好犒劳一下你们父子俩。”王军的母亲,一个典型的家庭主妇,一切都以他们父子俩为中心。

“早上又和王海他们玩去了?眼看就要升中考了,别老顾着玩。”王军的母亲看着越来越高的儿子,爱心一泛滥,情不自禁展开了唠叨模式。

“你是打算去读中专还是继续读高中将来考大学啊?你这成绩啊,估计到时又要让你爸四处给你活动了。”

“到时再说吧。还有一个学期呢。”王军不耐烦地逃离了厨房。

咚咚咚。当他正想躲到自己房间去的时候,有人敲门了。

“王军,开门去。”王局长头也不抬地命令道。无论在单位,还是在家,他都保持一贯的领导风范。

“何叔叔好。”敲门的是住同一栋家属楼的刑警队的何勇智,何队长。

“王军啊,又长高了。再过几年恐怕这栋楼都装不下你这座神咯。”何勇智上下打量着王军,眼神里透着一层让人捉摸不透的意思。看得王军心里直发毛。

“昨天晚上去哪玩了?我昨晚在阳台抽烟,刚好看见你回来了。差不多要升中考了,别老是顾着玩,让你爸妈操心。”何勇智一番意味深长的话,让王军倒抽了一口冷气。

“我昨天晚上和同学一块看电影去了。”王军故做镇定地说道。他差点就把兜里的电影票拿出来给他看了。

“哦,是小何啊,赶紧进来吧,还在门口愣着干嘛。”王军的父亲从报纸里抬起了头说道。

何勇智是王军父亲的老部下,也是他一手提拔的。

 “王局,实在不好意思,周末打扰您。我这有些紧急情况要向你汇报一下。”何勇智一进门就开门见山说明了来意。

“里面谈。”王军的父亲,示意何勇智进书房里面去。他知道,一向懂事的老部下何勇智这个时候来找他,肯定有急事。

“王军,让你妈沏壶茶进来。”

“别,别,别麻烦,我汇报完马上就走。”

王局长也没跟他继续客气,都是老部下了。

两人一进书房,就把门关上了。

王军心里咯噔了一下。何勇智这个时候上来会不会和昨天晚上的事情有关。还有他刚才的眼神和那一番话好像不是随便说说那么简单。王军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他拿了个喷壶,站在了书房门口,装着喷书房门口那盘兰花的样子,一边竖起耳朵偷听里面的谈话。房门的隔音效果很好,他只依稀听到些大概。

 “这不就是一件普通的伤人案,值得大惊小怪地,还专程跑来跟我汇报吗。”王局的声音明显高了起来。

“王局,你有所不知,这个伤者虽然只是伯安中学的一个体育老师,但来头不小。他的伯父是市里的常委,他伯父今天一大早就直接把电话到了陈书记家里,陈书记又打给了我,让我亲自负责这案子。”

“我今天早上去了医院,了解了一下伤者的情况并看了笔录。现场的勘察情况,也还在进行着。有些重要的线索我觉得应该亲自来跟你汇报一下。”

里面的声音明显压低了,外面的王军什么也听不清楚。

王军放下喷壶,坐在客厅里,目不转睛地看着书房门,焦虑不安,如同一个等待审判的犯人一般。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