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淳渊准时出现在了王海家的小食馆门口,在门口等着她的是曹柳飞。

今天是赶集的日子,食馆里坐满了客人,一派热闹的景象。

“他们人呢?”王淳渊好奇地往店里看了看,并没有发现王海和徐南他们。

“都在后院等着你里呢。”曹柳飞拉起了还在四处张望的王淳渊的手,沿着食馆边上的小胡同往后院走去。

食馆里人多口杂,王军特意人让王海在后院的门廊下支了张桌子。

安静的小院子和外面的熙熙攘攘,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大伙都站了起来,忐忑不安地迎接这个充满未知数的王淳渊的到来。

“徐南、王军、赖锷、王海,你们好。”王淳渊一一叫出了他们的名字。

“你想吃点什么呢?“王海问道。尽管大伙都压根没心情吃东西,想直奔主题,看看王淳渊对昨晚的事情到底知道多少以及她口里所说的有用的信息指的是什么。但既然说好了来吃早餐,样子还是要摆摆的。

“今天店里那么忙,阿姨一个人根本就忙不过来,我们还是别给阿姨添麻烦了。”王淳渊已经猜到外面那个忙得不可开交,慈眉善目的女老板就是王海的妈妈。

王淳渊的善解人意又让大伙对她添了一份好感。

“徐南,我能和你单独说会话吗?”王淳渊示意徐南到一边说话。

徐南怀着复杂的心情在在一片羡慕妒忌恨中走到了门廊的另一头。

“你昨天晚上是和他们一块,对吧?”王淳渊问的十分直接。

“是的。”徐南无法逃避这太过明显的现实,只好老老实实回答。

“昨天晚上的事情是你们干的,对吧?”

“什么事?”徐南下意识地逃避。

“吴贱的事。”王淳渊笑了笑,一眼看穿了徐南。

徐南用沉默作出了回答。

“那好,既然大家都知道,我就接下来要说的话,就不会违背我们昨天拉勾的诺言了。”王淳渊说完,便大大方方地回到桌子边上坐下。

徐南心中涌起了一股暖流。他忽然想起了昨天晚上拉勾时,她那认真的模样。

刚才这一分钟,让在座的其余四位,脖子一律拉得像长颈鹅一般。

“我不清楚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我想,这是你们约我出来的原因。”看着他们心急火燎的样子,王淳渊干脆直接就进入了主题。

“吴贱昨天晚上被送进了医院。伤势有点严重,但还不算太糟糕。眼睛保住了,但视力肯定会受影响。脸部烧伤,留疤是肯定的。轻度脑震荡,腿部骨折,手骨… …  ”

“情况大致就是这样的。最重要的是,没有出人命。”

“我的小姑是医生,和我们家住一块,昨天晚上刚好她值班,是她接的诊。因为伤者是我学校的老师,所以早上回来时就把情况告诉了我。”王淳渊对着目瞪口呆的王军他们解释了信息的来源。

“我昨天晚上碰到了徐南,时间、地点还有他的装扮就已经告诉了我,这件事情和你们有关系。”

“我会帮你们保守秘密的。我早就听说过不少吴贱的事迹了。干得好!”王淳渊最后一句话让大伙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这个时候,王海的母亲端着一个沉重的大托盘出来了,热气腾腾的食物,冒着诱人的香味。

死胖子赶紧上前把托盘接了过来。

 “这么久不见你们出来点菜,怕你们饿着,我就自作主张帮你们点了。赶紧趁热吃。”

“谢谢阿姨。我叫王淳渊。是王海的新同学。”王淳渊赶紧站了起来自我介绍。

“好,好,好,以后常来阿姨这里吃饭,把这当家一样。”王海的母亲开心地笑道。

“你们别愣着,赶紧趁热吃。”王海的母亲摸了摸王海的头,又赶紧出去忙去了。

“阿姨真好。”王淳渊看着王海母亲的背影感动地说道。

“那是,吃得我我都想做阿姨的媳妇了,对吧?王海。”已经开始埋头吃了起来的曹柳飞说道。

事情有了些眉目,大伙这才觉得早已饥肠辘辘。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