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人坐在山顶的一块大岩石边上,静静地看着山脚的小镇。一切都如往日一般。

沿河的杀牛街一派忙碌的景象,小镇中心的农贸市场里面也陆陆续续出现了挑着各种货物小贩的身影,河堤和灯光球场里,许多老人家正三五成群地晨运着。昨晚发生的事情,似乎并没有打乱小镇的节奏。

“你们要追王淳渊?还要我帮忙?”曹柳飞几乎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砸晕了。要不是死胖子眼疾手快一把拉住她,她差点从岩石上掉了下去。

大伙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她。

“嗯,好吧。看来也就只好这样了。”曹柳飞用本来不擅长推理的脑子分析了一番之后,也觉得这似乎是唯一的办法。

 “我们现在就下山后就给她打电话,约她出来一块吃早餐。”说话的是王军。

“这会不会有点尴尬啊?我跟她真的不熟。”曹柳飞咬着下唇,一脸的纠结。

“那就更要把生米做成熟饭。给你一天时间,一定要和她成为死党。”

事不宜迟,心急火燎地四人推着曹柳飞往山脚走去。缔和桥边上刚好有个电话亭,也是镇上唯一的一个投币公共电话亭。四人不由分说,像塞粽子一样,把曹柳飞塞进了电话亭里面。

曹柳飞无奈地拨通了电话。接电话的刚好是王淳渊。

“早,我是和你同班的曹柳飞,想请你一块吃早餐,欢迎新同学嘛。”曹柳飞吞吞吐吐地说道。

“好啊。我正好不想吃家里做的早餐,去哪里吃?”没想到,王淳渊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食街有一家和记牛杂店,我们在那里碰头吧。”

“好,待会见。”

“你是不是和徐南他们一块啊?”末了,王淳渊问了一句。

“啊,你怎么知道?”曹柳飞的嘴巴大的可以同时塞进三个大粽子。说话从不经大脑的曹柳飞的反应等同于默认了王淳渊的猜测。

“那就把他们叫上一块吃早餐吧,正好我也想正式和大家认识一下。我觉得你们挺有趣的。”

“好吧,你… … 怎么知道我们一块的?”曹柳飞被王淳渊的聪明和直接吓得变得结巴了起来。

“和记牛杂店是王海家开的,而你平时整天和他们混一块。我想你们找我不是吃早餐那么简单吧。”

“另外,我刚好知道一些信息,或许是你们感兴趣的。待会见面再聊吧。”

曹柳飞握着发出嘟嘟声的话筒,嘴巴张得老大老大,似乎想要一口把电话亭外那几只热锅上的蚂蚁一口吃掉一般。

“到底怎么回事。”大伙着急地围着从电话亭里面出来的曹大嘴七嘴八舌地问道。

“我想,王淳渊已经知道我们的目的了。”还没完全缓过神来的曹柳飞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

四男一女外加一个电话亭,杵在了桥边,一动也不动,如同最新流派的雕塑一般。

“哞…”

一个牵着牛进城赶集的农夫,刚好从边上经过。

农夫好奇地看了他们一眼,嘴里嘟囔了一句:“城里人真奇怪,吃饱了没事撑的。”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