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巷子里碰到了王淳渊。她原本要穿过胡同回家,我只好绕道把她送了回家。”这么重要的信息,徐南实在不敢隐瞒,把所有细节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大家。

大伙都陷入了沉默中。刚略微轻松一点的心情,又全都悬了起来。

明天新闻一出,王淳渊就算不用脑子也能猜得出来这件事和徐南脱不了关系。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封住王淳渊的口。

“她真答应了要替你保守秘密?”王军思忖了一会问道。

“答应了,看她那样子,的确是挺认真的,不像是随便说说。”

“我觉得她对你有意思。”死胖子尽管心里不愿意承认,但还是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事情的关键。

 “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徐南必须尽快和王淳渊确定恋爱关系。”王军、王海和死胖子一致得出了结论。大伙都把委以重任的目光投向了徐南。

 “天啊,和王淳渊拍拖居然成了一件义不容辞的义务。  ”徐南心里想。虽然他自己本身对她也有好感,但把感情作为工具,多少让人觉得恶心。

“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死胖子几乎用吼的。他多么希望今晚上跑进那天巷子的是他,把王淳渊撞倒的也是他,最后是他拖着她的手把她送回家。

“好吧。”虽然觉得别扭,但徐南自己也觉得实在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那接下来怎么追啊?”王海问道。

“我们总不能像帮王军追罗秋凝那样去追吧?写情书、尾随,起哄这些办法好像都不管用,这不,罗秋凝被我们追得越追越远了,都差点跑曹浪日碗里去了。”王海不无感慨地说道。

的确,追女孩,他们四个都不擅长。

他们四个,唯一有过貌似拍拖经历的就是徐南,但谁也不忍心把那段大伙都刻意埋在心底的往事提出来。

“明天跑山把曹柳飞叫上,怎么说她也是女孩子,接近王淳渊比较容易,让她帮忙。”大伙愁眉苦脸了一番之后,死胖子终于想出来一个看似办法的办法。

大伙又商量了一番之后,终于散去,各自回家了。

第二天一早,四个人准时出现在了东山岭脚下缔和桥边上的六角亭,往日跑山碰头的老地方。

大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发现个个都是红眼睛,黑眼圈。看来,大家昨晚都没睡好。但大伙没有心情互相取笑。

四人向曹柳飞家方向跑去。

曹柳飞的家就在路边,她的房间在二楼,玻璃窗正好对着马路。

王海捡起一块小石头,准确地打在了玻璃窗上。

没过多久,披头散发的曹柳飞像个女鬼一样出现在了窗前。

不用五分钟,曹柳飞就把自己收拾得像个运动女将飞奔到了楼下和他们会合。

五人一路无语地往上山的那条简易公路跑去,冬日的早晨,少了往日的欢声笑语,略显得有些萧瑟。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