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南拖着王淳渊的手,一路狂奔,把她送到了她家的楼下。

王淳渊把手从徐南手里抽出。

“不好意思。”徐南方才醒悟过来,一脸的尴尬。

“谢谢你送我回来。”王淳渊大大方方地说道。

“为什么要跑啊。”为了不让气氛显得那么尴尬,王淳渊笑着问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徐南。

“你不是说要早点回家吗?”徐南努力掩饰着内心的慌乱。

“那也不用跑得那么快,我们可以走快一点就行了。”王淳渊似乎在暗示什么。

“没想到你体力那么好,太出人意料了。”徐南赶紧岔开了话题。王淳渊看着依然十分平稳的呼吸,让他感到十分惊讶。

“我以前是学校一万米长跑的亚军。”王淳渊笑着说道。

“对了,你刚才为什么要戴着口罩和手套,还有你为什么说那条胡同不安全?”王淳渊好奇地问道。

“我。。。”徐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时手足无措,连说话都变得口吃了起来。

“好啦,我不问就是了?”看着徐南的窘态,善解人意的王淳渊停止了追问。

“需要我帮你保守秘密吗?”

徐南吃惊地看着王淳渊,无比感动地点了点头。

“好,这是我们的秘密。拉个勾。”王淳渊调皮地伸出了手指。

两人的手指,在彼此年轻骚动的心上,互相按下了青春的印记。

“我要走了。再见。”徐南想起王军他们还在灯光球场等着他。

“再见。”王淳渊目送着徐南跑进了夜色里,方才依依不舍地上了楼去。

回想起胡同里发生的那一幕,徐南越想越害怕,不禁加快了步伐。当他跑到灯光球场的时候,王军、王海、赖锷、曹柳飞已经在球场旁边的露天篮球场里面等着他。

每个人的表情都极其沉重,就连平时一向大大咧咧,生性乐观的曹柳飞也不例外。想必她已经知道整件事的经过了。

五个人,坐在篮球场边上的阶梯上,大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如我们去自首吧。”一向胆小的王海开口打破了沉默。

“不行,坚决不行。”王军第一个表态不同意。

“先别急,现在还不知道情况到底有多糟糕,别自投罗网。”徐南道。

“整件事其实和曹柳飞没关系,已经很晚了,不如让她先回去吧。”死胖子提议道。

王海、王军和徐南都表示同意。

“死三八,你赶紧回去吧,我们绝对不会出卖你的。”王海十分认真地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曹柳飞第一次觉得死三八这个词听起来那么舒服。

“绝不,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一向觉得自己感情神经没发育好的曹柳飞感觉到自己的眼框已经湿了。

“现在已经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家再不回去,你爸妈肯定会着急。万一要是报了警,这件事就更加无法掩盖了。”

“好,我先回去,你们有什么消息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曹柳飞想了想,王军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于是只好同意了。

她的家,就在灯光球场的边上。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