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胡同口,大伙按照事先说好的,各自钻进了一条小巷,分路而逃。

徐南跑刚拐进一条小巷,就和迎面而来的一个路人撞了个满怀。

“哎呀。”对方尖叫了一声,显然是个女孩。

在昏暗的路灯下,徐南发现,被他撞倒在地上,正在揉膝盖的,居然是坐他前面,新来的王淳渊。

“你没事吧?”徐南一开口就后悔了。这个时候,怎么可以让别人认出自己,虽然他还戴着口罩。

“是你?”王淳渊明显记得他的声音。

“笨蛋,完蛋了。”徐南心里暗暗骂了自己一句。

“没错,是我。深更半夜的,你怎么会在这里?”徐南干脆把口罩和手套都摘了,伸手把王淳渊从地上拉了起来。

“对不起,不小心撞到你了。”王淳渊的一句对不起,让徐南的内心感到一阵惆怅,不禁想起了那个弱不禁风的陈小曼。

“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是我太鲁莽了。”王淳渊的善良,让徐南的内心感到十分不安。

“我正准备回家。今晚去我们班的雪琼同学家里玩,一开心就忘了时间。”王淳渊对徐南刚才的问题作出了回答。

“时间太晚了,我赶时间回家,下礼拜见。”王淳渊甜甜地笑了笑,挥手向徐南告别。

“再见!”徐南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看着似曾相识的王淳渊消失在了巷口。

 “糟了!”忽然,他才猛地醒悟过来。

王淳渊的家就在学校附近,她这会心急着回家,肯定会抄近路回家。那条胡同是这附近唯一的近路。徐南赶紧追了出去。气喘吁吁的他终于在胡同口截住了王淳渊。

“这条路不安全,我从另外一条路送你回家。”他二话不说,拉起王淳渊的手,就往另外一个方向跑了起来。

王淳渊想要把手抽回来,但被徐南抓得紧紧的。

不知道为什么,她发现自己居然很喜欢这种感觉。一种神秘,危险但又让人觉得安全的感觉。眼前的这个男孩,既熟悉又陌生。

她来不及问为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跟着徐南跑了起来。

那一瞬间,她莫名对徐南有了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具体实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她自己也说不清,只是觉得自己的心怦怦地跳,如同小鹿乱撞一般。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