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王军他们正躲在胡同黑暗的角落里。整条胡同,就数小卖部后门这块杂物最多,非常适合他们埋伏。

大伙都戴着口罩,手里都紧紧攥着各自的武器:石灰粉、辣椒水、麻包袋、绳子。

这条胡同里一到晚上的确很安静。从进来到现在,快四十分钟了,一个人影也没见到。

“不会是不来了吧?都已经这个点了。要不我们撤吧。”王海心里有点发怵,打起了退堂鼓。

“要不算了吧?。”死胖子附和道。

大家都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心里始终七上八落。

“嘘,小点声,保持安静。再等等。”四人当中,最坚决的还是王军。

“一会动手的时候,谁也不许说话。”王军又重复了一次。

正当徐南打算开口的时候。咻咻两声,两枝穿天猴子射上了天空。

“来了,来了。”死胖子指着夜空中的盛开的两朵烟火紧张地说道。

毫无疑问,吴贱正在往这个方向走来。

王海顿时觉得自己的小腿发软,双手不受控制地发抖。其他三人,也不见得比他好多少。

很快,一个黑影出现了。

单从黑影的高度上来判断,大伙已经能肯定来者就是吴贱。

就要动手了,感觉到全身都在颤抖的王海抬头望了望夜空,期盼着外围放风的死三八快发出撤退的信号,这样大伙就可以一哄而散,当作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

就在他脑海一片空白的时候,一个黑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王军、徐南、死胖子都屏住了呼吸,手里的武器攥得更紧了。

现在就等王海先发制人了。

但王海一动也不动,丝毫没有动手的意思。

吴贱站在后院门口,把手里的烟猛吸了几口,方扔在了地上,踩灭。他干咳几声,润了润嗓子,整理了一下衣领。

正待他欲往前一步,准备敲门的时候,忽然发现一个黑影躲在边上。

“谁!”他顿时吓了一跳,大喝了一声。

王海此刻已经无处可躲了。

王海把心一横,猛地跳了出来,闭着眼睛,用力把手里的石灰对着黑影抛了出去。

吴贱虽然看不清对方手里的是什么,但还是本能地往后一退。这一退,让他避开了大部分的石灰粉,但脸上还是沾了不少。

正当他觉得眼睛一阵刺痛的时候,忽然感觉脸上一阵冰凉,跟着火烧一般的感觉在眼睛和脸上蔓延。他痛苦地尖叫了起来,如同发狂的困兽一般横冲直撞。

徐南刚才以为王海失手,情急之下跳了出来,把辣椒水泼到了吴贱的脸上。

水碰上石灰粉发生了剧烈的化学反应,瞬间产生了巨大的热量,这就如同一锅滚油泼在了吴贱的脸上。

吴贱也不是吃素的,他居然能忍住剧痛,凭着感觉往着王海刚才的方向冲去。躲避不及的王海被吴贱死死地掐住了脖子。

正当大伙不知所措的时候,王军冲了出来,把手里的麻包袋往吴贱头上一套,跟着一脚把吴贱踹倒了在地上。大伙不管三七二一,抄起木棒,对着正在地上狂叫,拼命挣扎的那团黑影一顿狂打。

局面完全失控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分钟,地上那团黑影终于停止了尖叫和挣扎,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王军手里的木棒噹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大伙这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快跑,不知道谁说了一句。

大伙纷纷扔下手里的木棒,往着胡同的另外一个方向,拔足狂奔。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