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过去了,学校还是一片风平浪静。

又是一个星期六,再过两天就是元旦了,学期也接近尾声了。

吴贱哼着小曲走在小镇上,他刚从小镇的东风理发室出来,剪了个今年最流行的四六分。临走前,他对着镜子反复仔细检查了每一根头发,方才满意地放过了快要奔溃的理发师傅。他身上穿着一套即将流行的新款李宁牌运动服,脚上穿着一双托人刚从香港带回来的最新版的阿迪达斯运动鞋。他一边走着,一边不时比划着擦玻璃、太空漫步等霹雳舞的动作。

一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派头。

对他来说,这两天的确是好事连连。他伯父昨天打电话到他住的学校单身宿舍,告诉他下个学期就把他调回市里的重点中学去。

更让他觉得刺激的是,早上起来,他发现有人从门缝里给他留了张纸条。

上面写着:

今晚十点,来我家一叙,切记,不要走前门,后门为你而开。

底下一横,署名:BORN。

清秀的女生字迹。他回忆了一下小卖部里挂着专门用来记录赊账的小黑板,没错就是少妇曾的字迹。

“这小妖精,平时看着一本正经的样子,没想到骨子里这么风骚。”吴贱心里乐开了花。他一边刷牙洗脸,一边想着曾BORN那冷艳的样子。脑海里不时涌现出了那天看见的那条性感白色小内裤。嗯,好像还是蕾丝的。

收拾完毕后,他看了看表,现在才早上十点,距离晚上约定的时间还有十二个小时。

但他怎么也按捺不住了,早餐也没吃,就逛到了小卖部的门口。

咦,小卖部居然还没开门。他敲了敲门,但没人应门。他扒着窗户看了半天,也没发现里面有动静。

这小妖精八成是在跟我玩欲擒故纵。嗯,有点意思。他越想越激动,越想越亢奋。

要不是小卖部旁边有几个学生正在背文言文。他差点就要破门而入了。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学生们正在背诵的《孟子·告子下》提醒了他,要学会忍耐。

冷静了下来后,他隔着玻璃,仔细研究了一下小卖部墙上小黑板上写的字。

没错,和纸条上的字迹风格吻合。毫无疑问,这纸条是小粄粄写的。吴贱开心得差点疯掉了。

反正还有大把时间,去小镇里逛逛,顺便洗个头,剪个发,收拾收拾自己。吴贱对着玻璃窗上的玻璃左看又看,愈发觉得自己帅得一塌糊涂。

他特意绕道学校后面的那条胡同查看了一下。以前一直没留意,小卖部后面果然有个后门。他敲了敲门,但还是没人应门。

没准小粄粄也出去做个面膜什么的去了。女为悦己者容嘛,这么一想,他心里愈发觉得美滋滋的。

于是,吴贱哼着小曲,得瑟着往小镇中心方向去了。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