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楼的天台上,王军他们几个还在紧锣密鼓地筹谋着。

“你们都过来。”王军从书包里掏出了纸和笔,对着小卖部方向画起了地图。

学校小卖部其实是个小四合院。店面后头有个小院子,小院子往后是一间平房,平房紧挨着学校的围墙。曾粄平时就住在平房里。通过院子的后门可以穿过围墙出到外面的一条胡同。因为这条胡同的一边是学校的围墙,另外一边是当地事业行政单位家属区的围墙,而且巷子里没有路灯,所以一到了晚上黑咕隆咚,什么也看不清,晚上基本上不会有人从这里经过。

“我们将在这里埋伏,… …”

大伙的眼睛都随着王军的手指在简易地图上移动着。小伙伴们个个热血沸腾,仿佛化身成了电影里面的特工一样。

我们怎么才能把吴贱引到这里来?王海疑惑地问道?

“小卖部老板娘曾粄就是我们的饵,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我发现他对曾粄有意思。”王军指着刚从小卖部出来的吴贱说道。

“对哦,难怪最近总能在小卖部里碰到他。”经常去小卖部买零食的死胖子恍然大悟。

“那我们怎么用曾粄当饵啊?虽然看上去曾粄挺反感吴贱的,但她也不可能这样帮我们啊。”

“更何况,这样四处跟人嚷嚷我们要揍吴贱,这不是自找死路吗?”死胖子说道。

“我们这样,…. ….”王军在他们耳边细语了一番。

 “高,实在是高。”大伙仰视着瘦高个王军,对的“老奸巨猾”纷纷竖起了大拇指。

商量好了以后,四个人用粉笔在天台的地板上画了个简易地图,标识好了位置、行动路线,撤退方向,然后按照各自的分工演练了一遍又一遍,直到觉得满意,没有什么漏洞了,方才离去。

第二天放学后,王军几个拉住了曹柳飞,留在了教室里。

教室里,就只剩下他们几个。

“曹大美女,这头发又长又黑又直,飘柔洗发水的广告真应该找你拍。”死胖子一副谄媚的样子。

“曹大美女,你浑身上下散发一种叫气质的东西,你知道吗?”几个小伙伴你一言,我一语,争先恐后地把死三八从头到脚都赞了个遍,连曹柳飞的脚趾甲都不放过。

“什么情况,你们几个,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曹柳飞受宠若惊地看着他们几个。

“吃错药了,还是忘吃药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曹柳飞逐个打量着他们的眼睛,像要把他们看穿一般。

“直接说吧,有什么事情要求我。”曹柳飞一屁股坐在了书桌上,双手往后一撑,大长腿一抬,直接伸到了对面书桌上,大大咧咧地说道。

“嘻嘻,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让你帮我们写张纸条。”徐南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

“回头请你吃饭。”急性子的王海还不忘补充了一句。

“写纸条?”

“哦,你们要追王大小姐!”曹柳飞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从书桌上跳了下来,声音大的整几乎栋教学楼都能听见。

“小点声。”王海急了。

“啊,你们真要追王大小姐!”曹柳飞调低了音量,但语气里依然透露出万般的惊讶和一丝失落。

 “乱猜什么啊。真是的。我们就是想让你按上面的意思帮我们写封信。我们需要女生的字迹,但不是你本人的。”王海递给了曹柳飞一张写好的纸。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看完了王海递来的纸之后,曹柳飞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还有你们要我模仿谁的字迹?”

“小卖部老板娘曾粄的。”

“怎么模仿啊,我跟她又不熟,我怎么知道她的字迹是怎么样的。”

“按照上面的风格写就行了。”死胖子递给了曹柳飞另外一张纸。这是他从学校小卖部偷出来的,曾粄手写的货物清单。

“你们最好先告诉我到底要干什么。”曹柳飞隐隐觉得整件事不仅仅只是恶作剧那么简单。

“这件事你最好不要问,我们不想连累你。”王海很认真地回答道。

“不告诉我就不写。还拿不拿我当兄弟?”曹柳飞假装生气了,拿起书包就装出要走人的样子。

王海赶紧伸开双手,扎着马步,挡在了曹柳飞面前,一边用求助的眼神看着王军,等着他拿主意。

曹柳飞其实压根没打算真走,就是想知道他们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小个子王海怎么能拦得住牛高马大的她。她只要伸手一推,就能让王海摔个踉跄。

“没打算干嘛,就是想教训一下COLOR  WOLF。”王军终于开口说话。

“怎么个教训法?”一说到正题,曹柳飞激动了起来,经常被吴贱吃豆腐的她立马表态要加入。

大伙把地图拿了出来,将计划一五一十告诉了曹柳飞。

“过瘾!”曹柳飞比他们还要亢奋。

“不过这个点不够隐蔽,我看不如这样… …”曹柳飞毫不犹豫地投入到了这个除暴安良,替天行道的计划中去了。

说着,说着,俨然她变成了整件事的主谋,浑身上下散发着万分的热情。

 “不过动手的事情,你不能参与。我怕你出手太重,闹出人命。”王海看着越说越激动的曹柳飞,心里忽然感到有点发毛。

“这样,你给我们放风就好了。”徐军也有同样的顾虑,赶紧给曹柳飞安排了任务。

“好吧。”思想斗争了一番之后,曹柳飞勉强答应了他们。

大伙按照新的计划重新演练了一番之后,方才迎着夕阳,沿着校道,往校门方向走去。

经过校门口音乐教学楼的时候,二班未来的女高音王银花正在里面练歌。大伙虽然听不懂她到底在唱什么,不过她那忽高忽低时而低沉时而高昂的音调却很符合他们现在的心情:忐忑。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