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怎么干?”王海迫不及待地问道。

王军缓缓地吐了个烟圈,夹着香烟的手指,指了指实验楼对面的学校小卖部。

经营小卖部的是一个少妇,姓曾,年龄不详,名字不详,籍贯也不详,学生们平时都称呼老板娘为曾粄。

因为她经常自己动手做一种由糯米粉调糊后用油炸成,当地叫粄的食物出售,因此就有了这么一个绰号。

老板娘也不介意学生们这么称呼她。她还与时共进让女同学给她起了个英文名:BORN。

曾粄为人随和,不怎么算计,也不介意学生们赊账,而且她家的粄比外面买的好吃,所以学生们也都喜欢到她店里买东西。

曾粄颇有几分姿色,加上皮肤身材都保养得不错,与年青漂亮的女孩比起来,毫不逊色。因为曾粄的老公在外地工作,平日里也就她一个人在店里忙活。

吴贱最近有事没事老往小卖部跑,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正当王军他们在实验楼天台策划着惊天动地的报复计划的时候。吴贱正在店里死皮赖脸地缠着曾粄。

店里这会刚好没人,就他们两个。

“曾姐。你的皮肤怎么保养得比我班上那些小妹妹都还好。”吴贱开口就夸的本领已经练到炉火纯青。

“嗯呐。”曾粄一边忙着弯腰整理货架,一边无奈地应酬着他。

 “曾姐的身材真好,一看就是干体操的料子。”吴贱色迷迷地看着曾粄弯腰不小心露出的白色内裤上。

“你给我滚出去!”意识到自己走光的曾粄直起身子指着吴建,忍无可忍地说道。

 “别啊,顾客就是上帝。我还没买好东西呢。”吴贱的脸皮比外面的老槐树还要厚。

要不是刚好有人进来买东西,曾粄已经拿起扫把准备直接动手了。

“曾姐再见,我下次再来吧。”吴贱顺手从架子上拿了一瓶可乐,一脸坏笑地出去了。

进来的是校长的老司机陈杰,陈师傅。

“学校怎么招了这个一个无赖当老师。年底合同到期,我都不想再承包这个小卖部了。”曾粄无奈地对陈师傅说道。

“听说他的伯父是市里的常委,连校长都要让他三分。”陈师傅看了看四周没人,低声在曾粄耳边说道。

“这事千万别跟别人说啊。”陈师傅临走前再三叮嘱曾粄。

学校的人都知道,校长这段时间正在四处活动,准备凋市里去。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