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奋,二班的政治老师,以前当过兵,参加过对越自卫还击战,在战场上受伤残了一条腿,因而转业到地方上做了老师。苏老师人不错,永远都是满脸笑容,对学生也好。滚圆的身材配上一个大肚腩,外加一对大大的招风耳,活脱脱一尊弥勒佛。

学生们也尊重他,他是唯一一个没有被学生们起外号的老师。要知道,二班的学生起外号那可是出了名的丧心病狂。

虽然他长得真得很像一尊弥勒佛,但是大伙即便背地里也依然尊称他为苏老师。

苏老师唯一不好的地方是,他教的是最最乏味的政治课。

出于对苏老师的尊重,大伙都尽量不在课堂上交头接耳或者传纸条,因为大家实在不忍心打击苏老师的工作热情,尤其当他瘸着腿,在讲台上兢兢业业的时候。

“今天我们要讲的是辩证唯物主义。作为唯心主义的代表人物,王阳明曾经说过… …”苏老师拿起那个从部队陪着他到了地方的搪瓷杯润了润口,开始讲课了。

那个年代,上课不能交头接耳、传纸条就等于现在的学生上课不能玩手机上微信一般惨绝人寰。

枯燥乏味的政治课,再加上无所事事,造就了史上最难熬的45分钟。

死胖子已经无聊到在政治课本上所有空白的地方,都画上了各个武林门派的经典招数,最后绝望到在数每一页到底有多少个字。

最惨的应该是王海,他坐在前排,就在老师眼皮底下,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也干不了。只好盯着眼前的课本发呆,装出一副很认真的样子,还时不时要和苏老师来个目光碰撞,心灵交流一下。

“王海同学,请你谈谈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最大区别在哪里。我们应该如何去批判唯心主义。”苏老师总是那么喜欢鼓舞勤奋好学的学生。

“打倒王阳明!”王海脑海一片空白,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情急之下连文革口号都喊了出来。

全部同学哄堂大笑。好在,下课的铃声终于响了。

熬完了枯燥乏味的政治课后,王军把王海、徐南、死胖子叫到了实验楼的天台。

 “你这是要干嘛?”大伙看着王军鬼鬼祟祟的样子,疑惑地问道。

“我打算要教训一下吴贱,而且让他永世不得翻身。”王军确认四周没有其他人后,说出了他此行的目的。

“啊。”大伙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可是重罪啊。万一被学校发现了,徐南和王海就彻底完蛋了。他们俩现在都还背着处分呢。”死胖子说道。

“放心,这次的计划天衣无缝,只要我们配合好,没有人会发现的。”王军一再打包票。

“再说了,你们难道不想替天行道,好好教训一下吴色狼吗?”

“上次上体操课,我看见吴贱趁机摸了一下死三八的大屁股。”王军继续煽风点火。

“干!”王海咬牙切齿地说道。

“死三八是我们的好兄弟,我们决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欺负!”徐南也按捺不住了。

“干!”正所谓一夜夫妻百日恩,尽管死胖有了新欢,但他对死三八还是够义气的。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