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小姐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二班一枝独秀的局面。那些原本整天围着罗秋凝转,情窦初开的懵懂少年们开始有了新的奋斗目标。

甚至有些女生也开始剪了长发,留起了短发。

就连曹大诗最近也很少去篮球场对着秋风落叶吟诗作对了。据说,他在酝酿新的作品。

宝贵的课间十分钟。

二班的大美女罗秋凝正坐在位子上看校报。看着,看着,白哲细嫩的小脸开始涨红,如同“怒放”的桃花一般,忽然把手里的报纸揉成了一团,起身扔进了垃圾桶里,跟着嘟着原本人见人爱的樱桃小嘴气呼呼地出去了。

王军踢了死胖子一脚,使了个眼色。

死胖子屁颠屁颠地去把垃圾桶里的报纸捡了回来

五个脑袋挤在了一块,目不转睛地盯着课桌上皱巴巴的校报。

校报的头版是二班有史以来上最伟大的诗人曹浪日的最新巨作:越过深渊

望穿秋水,

想要抓住你的回眸,

却只是徒劳,

一道深渊分隔了你我,

鼓起勇气,

即便是粉身碎骨,

就算是万劫不覆,

也要跳下去,

越过去,

因为这是一道爱情的深渊

… …

 “望穿秋水?曹乱日他到底什么意思?”痴心不改的王军居然可以完全忽略曹大诗人巨作的主题,全心全意地纠结起了这个秋字。

可怜的校报,又被王军用力揉成一团,远远抛进了角落里的垃圾桶里。

“人家那个字读浪,不是乱。你语文怎么学的。”曹柳飞笑得直不起身。

“死三八,祝你和死胖子死死得生!”王军不忘挖苦她。

“滚!”出人意料的,这次说滚的是,居然是死胖子。要是换了以前,死胖子早就开心得肥肉乱颤了。

也难怪,自从王大小姐出现后,死胖子就开始一天到晚忙着和曹柳飞划清界线,四处跟人撇清他和死三八的关系。

“他居然在校报上含沙射影罗秋凝被偷窥的事情。”王军一脸愤慨,拼了命地往牛角尖里面钻。

唉,又来了。大伙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一脸痛苦的表情。这个偷窥事件,已经折磨了王军整整一个月,而王军也折磨了他们整整一个月。

这个偷窥事件要从二班的体育老师吴健说起。

吴健刚从体校毕业没多久,个子不高,但一身的腱子肉。他时常在女生面前炫耀左右胸肌轮番跳动大法。他不仅喜欢让女生看他的胸,更喜欢研究那些发育比较好的女生胸前的校章。

体操课上,吴健经常以检查柔韧度为由让女生在他面前做各种各样容易走光的动作。甚至有时还以矫正姿势之名对女生动手动脚。

所以平日里,女生看见他都要绕道走,避之不及。

大伙背地里称他为吴贱。因为吴健平时喜欢穿一些色彩比较鲜艳的运动外套,英语好的学生甚至给他起了个英文名:COLOR WOLF(WU)。

更骇人听闻的是,吴贱还时不时晚自习的时候跑到教室里给女生讲解数学题。

期中考的时候,大家的数学都没考好,发卷子的时候,数学老师朱晖朝急得在讲台上直跺脚说,“看看你们的成绩,难道二班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结果全部同学笑成一团,尤其是那些男生,弄得朱老师在台上一头雾水。

罗秋凝是校舞蹈队的。最近被校团委廖书畅书记挑中了,让她编排一个以青春、活泼、向上为主题的独舞,代表学校参加市里的元旦中学生文艺汇演。

因为学校没有专门的舞蹈室,所以就借了学校的体操室给罗秋凝放学后排练舞蹈用。

学校的体操室是那种横梁结构的大瓦房。男女更衣室之间之隔了一道没有封顶的墙。

一天,罗秋凝排练完后,正在更衣室里面更衣时,忽然发现隔墙上有双眼睛躲在暗处偷窥。吓得罗秋凝捂着只穿着内衣的上身从更衣室里尖叫着跑了出去。据说当时的分贝比陈早更的还要高。

当正在值班的保安队大队长陈永奇带着几个队员扔下手里的麻将上气不接下气地赶到后,把男生更衣室翻了个底朝天,所有柜子都打开了仔细检查,也没发现偷窥的人。

但男同学们都心知肚明,这个偷窥者是谁。因为男生更衣室里有一道后门。这门平时是锁着的,从里面是打不开的,除非有钥匙。只有几个体育老师有后门钥匙,而吴健就是其中一个。

因为没有真凭实据,这个偷窥事件后来也就只能不了了之。

但对于王军来说,这是一道过不去的槛。所以任何能和这次偷窥事件扯上关系的词都能让他青春期本来就过旺荷尔蒙瞬间失调。有一次,死胖子只不过说了句,看看咯(罗),屁股上就莫名其妙地挨了王军一脚。

这一个月来,王军一直在筹备一件注定要在伯安中学青史留名的复仇计划。

 “人家曹大诗人想说的是他已经和你的秋姑娘没有关系了,他现在就算跳崖也要把王淳渊追到手。”王海深入浅出、量身定做的诠释迅速稀释了王军体内过量的荷尔蒙,让他开心得几乎合不拢嘴。

 “就凭他?哪来的自信,那么有信心把王小姐追到手。”死胖子一脸的不屑。

“不凭他,难道凭你?”大伙不约而同地把死胖子从头到脚审视了一遍,集体翻了个罗秋凝似的白眼,各自回座位去了。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又要上课了。这不,政治老师苏奋一瘸一拐地从门口进来了。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