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南最近好像开窍,居然开始用功读书了,而且成绩一直嗖嗖地往上窜,一度直逼初三(2)的学霸,曹浪日。

这也是为什么曹柳飞开始青睐徐南的原因,有事没事总喜欢拿把刀捅他。哦,不好意思,那只是枝钢笔,而且还是英雄牌的。在曹柳飞眼里,认真的男人就是帅。

虽然他们班公认的班草是曹浪日,但在曹柳飞眼里,徐南比那个家里有钱,又长得帅,而且经常在校报《东山耸翠》发表诗歌的学霸曹浪日更有男人的魅力。

大伙实在想不出陈早更能找出什么样的茬。在大家的拭目以待下,陈早更来到了徐南的跟前。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她连看都没看徐南,而是在徐南前面,曾经属于对不起的空位子上坐了下来。

一切都在莫名其妙地进行着。

这一幕让后面的王军心疼死了,他明显感觉到他从幼儿园开始就一直暗恋着的班花罗秋凝被吓得花容失色,花枝乱颤。

陈早更莫名其妙地坐了下来,跟着莫名其妙地站了起来,随后又莫名其妙地坐了下来,最后莫名其妙地出去了。留下一群还没有完全发育好的少男少女们在风中凌乱。

除了死三八曹柳飞,谁也猜不透陈早跟刚才的举动是什么意思。

不过没关系了,下课铃响了,大伙都迫不及待地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谁也不愿多耗一点宝贵的脑力去考虑这个莫名其妙的莫名其妙。

自从曹柳飞开始临幸徐南后,一向大大咧咧的她和王海他们几个熟到了称兄道弟的地步。最近晚自习之后,他们五个都是一块走校门口那条老长老长的斜坡。

“你知道刚才陈早跟为什么来我们班吗?”曹柳飞一副神秘的样子。

“为什么。”王海迫不及待地问道。他刚才还一直闷闷不乐,在心疼那本《射雕英雄传》,但这样的八卦话题却往往最能挑起他的兴头。

“乖,叫姐。”曹柳飞一副得意的样子。

“姐。”

“姐夫,快让姐告诉我在这到底怎么一回事。”王海一脸坏笑地望着死胖子。死胖子乐得笑开了花,恨不得把口袋了的所有零钱都打赏给王海。

 “滚,死一边去。”

王海的屁股上准确地挨了曹柳飞一脚。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