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个晚自习的时间。

正在看书的徐南皱起了眉头。他的背刚刚被一个尖东西捅了一下。不用看就知道是后面的曹柳飞干的。

“听说咱们班要转来一个新同学了。而且还是个女同学。”曹柳飞刚做完一份数学模拟卷,自我感觉十分良好,于是自行打开了聊天模式。

徐南头也没抬。他一向对这种八卦没兴趣。

但兴致勃勃、神经大条的的曹柳飞完全忽略徐南的感受,依然坚持不懈地用她手上那枝英雄牌钢笔捅他。

 “据说是从阳明中学转过来的。那边校风不好,现在挺乱的。”曹柳飞的母亲是小镇资讯中心杀牛街和食街交界处大榕树下的常客。所以曹柳飞手上随时掌握着小镇的最新动态。

“能从阳明中学转到伯安中心,家里挺有钱的嘛。”

为了避免遭受曹柳飞极其不人道的笔刑,徐南只好随便敷衍了一句,继续埋头看书。

“听说这女的以前是阳明中学的校花。”曹柳飞抛出了自以为是最劲爆的猛料。

但是这颗炸弹对徐南一点杀伤力也没有,他哦了一声当权当是回应了。

不过,校花这个词却飘到了徐南前面,对不起的同桌,罗秋凝的耳里。她不屑地回头看了曹柳飞一眼,翻了个漂亮的白眼,嘟起了樱桃小嘴。

“听说,这女的明天就要到我们班了。”徐南背上又挨了一下。

徐南终于忍无可忍了,把手里的书本往桌上一扣,回头对着曹柳飞后面正在和王军在纸上下五子棋的死胖子低声嚷了一句。

“死胖子,管好你的女人!”

“哦,好的,好的。实在不好意思哈。”死胖子抬起了头,一脸春风得意的死样。

“曹同学,请坐好,请不要骚扰我们正在积极求上进的徐同学。有事请骚扰我。”

话音刚落,死胖子头上就挨了曹柳飞的一书本,而且还是厚厚的新版新华字典。

正当局面快要向着失控的方向发展的时候。忽然间,大伙都坐正了,低下了头,装模作样地看起了书。教室里顿时安静了起来。

原来是陈早更踱着步进来了,一脸严肃的样子。

正在聚精会神看《射雕英雄传》王海赶紧把手里书从书桌上往后一拨,跟着用肚子一挺,熟练地把书藏进了抽屉了。

他刚看到里面描写梅超风出场的地方。陈早更的忽然出现,让他顿时觉得教室里阴风阵阵。

王海忍不住抬起了头,结果一不小心正好和陈早更来了个四目相接。

 “看我干嘛,看书!”陈早更一看到王海就来气。当年这小子居然敢和徐南肩并肩站一块挑战她的权威。

吓得王海赶紧地下了头。

“看桌板干嘛,看我!”王海这才意识到自己眼前没有书。

“这是什么!”陈早更推开王海,从抽屉了拽出了无处可逃的《射雕英雄传》。

“没收了!”

奇怪的是,陈早更居然没有继续纠缠。而是拿起小说径直往后面徐南的方向走去。

“你个死巫婆。”王海嘟囔了一句。这本书是他好不容易从邻居,外号水牛的林欣恒那里借来的。这下好了,他脑海里忽然出现了多啦A梦里面胖虎揍大雄的场面。

随着陈早跟一步一步向徐南走去,死一般的寂静笼罩住了整个教室。

徐南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声。

徐南的脑子一片空白,根本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又得罪了她。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