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潭帮越来越壮大,与此同时,帮会的开销也愈来愈大。单是烟酒一个月就要用掉好几百块钱。在当时,那是一个很大的数目,差不多是一个普通双职工家庭一个月的收入了。

陈帮主开始不满足单纯的打打杀杀了。“扬名立万”他已经做到了,他现在需要钱,更多的钱。但他的老父亲已经被他掏得捉襟见肘了。

又花了一个通宵,陈帮主终于想明白了。社团必须转型,必须要把重点放在搞活经济上。他想起了电影里面那些黑社会常用的敛财手法:收保护费。

他召集手下合计一番之后,社团正式开始转型了。

他们开始在本校对没有背景的学生收取一个月十块钱的保护费。谁敢不给,不用他们亲自动手,一群喽罗们就会一拥而上,把人拉到角落里一顿狠揍。那些学生脾气再犟,也犟不过砖头和铁管。

不到一个月,该交的保护费不用催,就会自动自觉地送上门。阳明中学的学生个个都敢怒不敢言。几个知情的老师,为求自保,也都睁一眼闭一眼。有些家长就算知道了,也大都情愿破财挡灾。总而言之,没人敢去捅这个马蜂窝。

这样一来,帮会的烟酒开销不但有了着落,每个月还有数目可观的盈余。帮会甚至挑了个数学好的、忠心耿耿的喽罗专门负责记账管钱。

但贪欲这种东西,一但尝到了舔头,就会像脱缰的野马,想拉也拉不住。

很快烟酒带来的快乐已经无法满足他们了,他们开始吸起了白粉,玩起了女人。但这种开销就像个无底洞,很快就把他们的小金库吸干了。

就算他们把保护费从一个月十元提高到了十五元,也无济于事。而且,他们也知道,这个已经是保护费的极限了,再升上去,肯定要出人命了。

陈绍华他们第一次把从课本上学到的道理派上了用场。那就是:把眼光放远一点。

他们盯上了河对岸的伯安中学。伯安中学的规模是阳明中心的两倍,而且有很多外地学生。

敲诈这些没有本地背景的外地学生是最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说干就干,铁潭帮的骨干们开了一宿的会议。为什么开了一宿的会议呢?因为,这事还真有点棘手。

伯安中学的校园里有一个保安队负责维持校园的治安。保安队的队长叫陈永齐,副队长朱拥军。两人原本都是社会上的出了名的地痞流氓,在校长以夷制夷的方针策略下,这两人被招了安,摇身一变成了除暴安良的保安队队长。

校长的这招以夷制夷也还真管用,这样一来,还真没什么人敢到伯安中学的校园里闹事。

这两人扬名立万的时间比铁潭帮的时间早多了去。论实力和江湖地位,铁潭帮和陈朱二人比,还是有一定距离的。而且出来混,江湖规矩还是要讲点的。到校园里面去收保护费肯定不妥。

“既然不能到里面去,那我们就在外围打埋伏。”陈帮主一锤定音。他没吸白粉的时候,头脑还是蛮清晰的。

他们决定先从伯安中学的澡堂开始。

伯安中学为外地学生修建的校舍和食堂都在在校园里面,唯独澡堂在学校外面。洗澡的学生要出了校门,下了那条老长老长的斜坡才能到达澡堂。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