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因为个子相对比较矮小,所以理所当然地被充满了爱心的黄玉茵老师安排在了第一排。而徐南和王军、赖锷他们之间则隔了个曹柳飞。死胖子之前所说的曹柳飞对他们不错,指得就是她经常帮他们和徐南之间传纸条的事情。

在那个课堂通讯主要靠传纸条的年代来说,四人当中,信息最滞后的往往就是王海。

当晚,王海上完自习课后和徐南一块从校门口那条超长的斜坡下来后,就各自分道回家了。王海刚拐进食街,就发现王军和赖锷早已经一脸坏笑地在拐角的阴暗处等着他。

参与这种事情,王海是最乐意的了。他从小的梦想就是做一名侦探,而且还是很私家的那种。当然了,王海这种梦想和他那还指望着儿子将来考上名牌大学成为一名正儿八经的文化人,而且最好是写小说的那种,的老妈的憧憬有点南辕北辙,所以也没少因此挨骂。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透,王军、赖锷、王海三人就来到了位于缔和桥北岸的冶炼厂家属楼下面,躲在了大门口旁边的一辆解放牌运输车后面。

徐南的家在三楼,面街的那个郁郁葱葱的阳台就是他们家的。徐南的父亲特别喜欢种兰花和挖树根做盆栽,因此阳台上摆满了兰花和各种盘栽。

徐南的父亲是稀土冶炼厂的货车司机,不用出车的时候,经常会起个大早上山挖树根,他妈妈因为在厂里的食堂上班,更是要起得早。所以早睡早起成了他家的优良革命传统。

“出来了。”一直探着头目不转睛盯着家属楼大门方向的王海激动地推了推身后哈欠连天的王军和死胖子。

徐南从家里出来后,径直往东山岭脚下的大井头方向跑去,完全没有留意到后面跟了三条尾巴。

当徐南气喘吁吁地跑到山脚那口有数百年历史至今依然在用的的甘泉古井附近的时候,刻意放慢了脚步,让自己呼吸变得平缓。

古井附近这一块,叫大井头,是小镇传统食品手工作坊的集中地。镇里大部分做豆腐、腐竹、客家米粉、糯米糍、客家酒酿的人家都住这附近。制造这些传统客家食材的用水无一例外地取自古井里的甘泉水,所以做出来的食品的特别地道。

大井头的早上,显得非常忙碌,许多手工食坊的人家起个大早,挑着水桶到甘泉这里取水备用。

眼尖的王海一眼就发现甘泉边上的大榕树下,一个熟悉的瘦弱身影手里扶着一根比她还高的扁担,正在四处张望,边上还放着两个木桶。一副正在等人的样子。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对不起:陈小曼!

王海他们赶紧躲到了一个手工作坊门口的大石磨后面。

只见徐南挺直了腰,步伐潇洒地向小曼走去,跟着很旋风地接过小曼手里的扁担,拎起水桶,雄赳赳,气昂昂地排在了等着取水的队伍后面,小曼则低着头,紧紧跟在他后面,一副小女人的样子。

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事情要比他们想象中的严重!

因为,一向不修边幅的徐南今天居然刷了个大油头,而且还是中间分界,精神变态的那种,大热天的,上身还穿了一件白色长袖衬衣,如果不是烫得笔直的黑色的西裤下面的回力球鞋穿了帮,活脱脱就一林志颖!

嗯,当然了,也有可能是郭富城。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