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逗你玩的。”死胖子奸笑道。

话音刚落,死胖子就疼得尖叫了起来。王军狠狠踩了胖子一脚。

“王军,赖锷!你们两个再继续打闹,影响其他同学自习,我就要你们出去。”二班的班长陈君燕,再也忍无可忍,嗖地一声站了起来,义正词严地呵斥着坐在二班最后一排的这这两个著名败类。

二班的领导层,阴盛阳衰,除了劳动委员,班领导小组的成员清一色的女生。谁让二班的班主任是个女的呢。

两人马上闭嘴了,老老实实地低下头,装出用功的样子。

陈君燕的父亲是地方上的行政第一把手,换句话来说,她的父亲是他们的父亲的老大。

陈君燕自然而然就成为了他们眼里的大姐大。得罪谁,也不能得罪陈君燕。

“你有没有留意到,对不起这几天没来上晚自习?”安静了没一会,死胖子又开始坐不住了,用手肘捅了捅王军,低声说道。

“对哦,你不说我都没留意到。”王军从金庸的武侠小说里抬头看了看徐南前面的位置,果然是空着的。

“我觉得徐南这几天不去跑山和对不起有关系。”死胖子又开始奸笑了起来。

“不会吧。”王军将信将疑。

“你忘了,徐南为什么被记大过了。”

“那也不可能。徐南就算看上曹柳飞也不可能看上对不起啊。”

“曹柳飞怎么你了!别老是一天到晚说她坏话。”死胖子终于开始急了。

“哎呦,还真急了。”王军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曹柳飞虽然比较鸡婆了点,什么都要管,但对我们其实还是蛮不错的。”死胖子开始死撑。

“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表扬一下你的飞飞发育得比对不起好多了。你看连这个都戴上了。”王军指了指曹柳飞背后若隐若现的文胸扣子,捂嘴笑道。

“哎呀!”这次轮到了王军挨了死胖子雷霆万钧的一脚,惨叫了一声。

“你们两个!给我出去!”大姐大陈君燕终于发飙了。

两人只好悻悻地起身,在众人的目送下,拎起了书包,自动自觉地离开了教室。

两人没敢直接出校门,而是跑到了黑灯瞎火的实验楼的天台上。以校为家的陈早更没准这会正在校门口的保安室里面等着有人自投罗网呢,两人都不是傻子。

实验楼的顶楼是学校的标本室,一溜装满了福尔马林液的大玻璃瓶里悬浮着各种各样的生物遗体,还有一个婴儿胚胎。白天看着就够渗人的,更别提晚上了。正常人都不会没事跑这里来。

所以实验楼的天台是学校里晚上最安全的地方,也是他们几个经常聚会的场所。

王军从军用挎包里掏了包万宝路出来,递给了死胖子一根。

一番腾云驾雾后,两人又重新回到了刚才的那个话题。

“你是没发现,徐南这段时间看对不起的眼神都和平时不一样。昨天上英语课的时候,我还发现他们两个偷偷传纸条呢。”

“不会吧,死胖子你是不是开始老花眼了?”王军依然将信将疑。

“不信我们打个赌。”死胖子越来越相信自己的直觉。

“明天早上我们在徐南家门口潜伏起来,跟踪他,看他干嘛去,不就真相大白了吗。”死胖子灵光一闪,忽然想出了个馊主意。

“好。谁输了,就请看电影!电影院正在放周润发的《纵横四海》呢。”王军道。

“一言为定。待会下课后,我们就找王海说去。”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