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场风波总算过去了。

从那以后,小曼看见徐南的时候,头低得更低了。一些细心的女同学甚至发现,小曼居然也开始学会打扮自己了。

初二的最后一个学期很快就要结束了。小伙伴们跑步进入了青春发育期,连小个子王海都有了明显的喉结,个子也高了不少。

四个小伙伴,只要不下雨,早上就会结伴去跑山,跑完山去王海家的小食馆吃早餐,跟着上学。死胖子虽然还是那么胖,每次跑山还是包尾,但肌肉的比例明显增加了不少。眼睛男王军更是蹿高得像条竹杆,在四个人当中,整个鹤立鸡群的感觉。每次吃早餐,只要卖豆腐花的老人出现,徐男就一定会坚持要买豆腐花,尽管大伙已经吃得发腻,但却拗不过牛脾气的徐南,也就只好由他去。

东山岭,可以居高临下扼守一条贯通南北的战略要道,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无论是太平天国运动、抗日战争、还是林彪号召的挖洞,广积粮抗苏备战,这里都有军事存在。

一条简易公路沿盘山而上。小伙伴们平时就是沿着这条路跑山。在晨曦中,四个少年,在风中互相追逐着,享受着上学前的自由时光。

这或许是他们一生中,最纯真、最难忘的一段时光。

半山腰原本有一个巨大的岩洞,以前是太平天国时期,石达开所部的铸剑坊,但在中苏关交恶期间,岩洞被改造成了一条深达数公里的坦克防空洞。洞门口还孤零零地立着一辆报废的T59坦克,不过早已锈迹斑斑。

东山岭的山顶耸立着一个高高的电视发射塔。发射塔旁边是一个被炸得只剩下半边石墙的鬼子碉堡。里面早已杂草丛生。

发射塔后面,是一片平整的泥地,以前是鬼子驻军的操练场。现在已经成为镇上小孩放风筝的好去处,不过一到下雨天,则是一片泥泞。

空地边上是一片残垣断壁,以前是鬼子的营房。据说夜深人静的时候,在山顶能听到一些啜泣和哀嚎声,小镇的居民都说,那是死去鬼子的游魂。所以,晚上是不太会有人上山的。

小伙伴们有时还能在山顶的草丛或者泥地里找到一些锈得不成样子的子弹壳。

站在山顶,整个小镇可以一览无余。

清澈的河道穿过小镇,蜿蜒往东而且,消失在苍翠的群山里。

小镇屈指可数的几条主街以河道为中心,纵横开去。一片片白墙黑瓦,鳞次栉比,在蓝天白云下,小镇一片祥和的景象。

盛夏的晚上,晚自习时间,二班半天花板上的老吊扇哗哗地转着。与风扇叶遥相呼应的是王军手指上旋转着的书本。

王军最近迷上了用手指尖转书,就投笔从书,从转笔改成了转书,而且迅速成为了高手。这不,他正聚精会神地想要打破年级持续转书的历史最高纪录:19分钟。。

坐在他旁边的死胖子,热得有气无力地趴在书桌上,眼睛一直盯着王军指尖上的旋转着的政治课本。

“刚才徐南说这几天他有事,就不和我们一块去跑山了。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吗?”死胖子说道。

“不去就不去呗,有什么奇怪的。”

“你说他能有什么事。而且问他,他也不说。神神秘秘的。”

“我们几个,谁不知道谁啊,有什么可以隐瞒的。他不告诉我们,自然有他的道理。你什么时候变得婆婆妈妈的,跟这个女人一样,那么八卦。”王军指了指坐他前面的曹柳飞,不屑地说道。

“徐南说了,他喜欢罗秋凝。”胖子眨了眨眼,一脸狡猾的样子。

啪的一声,王军手指尖上的政治课本掉地上了。

“18分59秒。差点就破纪录了。”胖子看了看手腕上的电子表。

“你刚才说什么?”王军声音大的,吸引住了全班人的眼光。

“什么情况?”王军赶紧低下头,装着看书的样子,一边低声问死胖子。

“你不是嫌我八卦吗?”死胖子得意洋洋地说道。

“大哥,你别逗我。我求你了,快告诉怎么回事。”王军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叫大爷。”死胖子一脸欠揍的样子。

“我揍你!”王军举起拳头,装出要揍死胖子的样子。

“大爷。”王军说变就变,一转眼就叫上了。

王军犯贱的样子,让胖子笑得全身肥肉都在不停地颤抖。

王军喜欢罗秋凝,这早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