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安中学的操场上,一片绿色的海洋。

早朝的时间到了。

主席台上,一校之君正挺着像是怀了八个月身孕的大肚腩,站在麦克风前,对着台下杵着的,一条条国家未来的栋梁,用沾满了本地口音的普通话大声训导着。他的“内务大臣”们,一字排开,唯唯诺诺地列在他后面,一副君要臣死,臣马上就死给你看的忠臣模样。

这个校长,来头不小,据说是省教育厅一个领导的老婆的二哥,而这个领导是出了名的妻管严,所以就连更年期不小心提前了的训导主任陈慧琼在他面前,都是一副小绵羊的模样。

陈慧琼,四十不到,其实长得不错,身材娇俏玲珑,但发起火来,跟她的模样是完全不相衬的。

学生们暗地里给陈慧琼起了个外号叫陈早更。

排在初二(2)班队伍里的四个小伙伴,除了徐南,其他几个此刻正心不在焉地彼此互相挤眉弄眼。

徐南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队伍前面,一个瘦小女生的身影。

身影的主人是个性格懦弱,模样乖巧的女生,名叫陈小曼。小曼平时总低着头走路,一不小心撞到人,就赶紧低头弯腰,连声对不起。

有一次,小曼不小心撞到了一条电线杆,头也没抬,就站在那里,对着电线杆说了一连串的对不起。因此被死胖子起了个外号叫“对不起。”

“对不起”和其他同学几乎没有什么交往,总是独自上下学。但是,这么一个看上去乖巧懦弱的女生,迟到早退的记录居然比王军还要多。

百般无聊的朝训终于结束了。校尊大人带着他那帮大臣们回后宫议政去了,留下了训导主任监操。

校长刚走,训导主任陈慧琼马上从小绵羊变成了一头母老虎,虎视眈眈地盯着操场上的学生和队伍后面的班主任们。早上在一个路边摊买早餐,到了办公室才发现,小贩居然给她少找了五毛钱。她一肚子的火,正愁没地撒。早更的妇女,一点点火花,就能燃爆一个汽油桶。

 “第七套广播体操,现在开始,第一组,伸展运动… …”国家栋梁们在声音激昂得像是朝鲜新闻女主播的广播中,进入了群魔乱舞的环节。

广播体操一结束,学生们如潮水一般往操场的出入口方向涌去。

快到出入口伸缩门的时候,所有学生都自觉地放慢了脚步,低着头,尽力保持着一副中学生理论上应有的成熟稳重的模样。

陈早更正站在门口,目不转睛地扫描着眼前经过的学生,就像是机场安检传送带上的扫描仪一般。

傻子都看得出来,陈早更大人今天心情欠佳。

“你,给我过来!”

晴天霹雳,正在提心吊胆过安检的所有学生,立马愣住了,如同被施了魔咒一般,当场钉在了那里,面面相窥。

很快,当他们发现倒霉的不是自己的时候,长舒了一口气,赶紧加快了步伐,逃离了鬼门关。

 

评论   

0 #1 detente massage lyon 2017-05-13 17:11
I constantly spent my half an hour to read this website's articles all the time along with a mug of coffee.


detente massage lyon: http://www.sophiechassat.com
引用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